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96章 丈母娘的猶豫

第96章 丈母娘的猶豫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一同狂轟濫炸之下,張云的身體,終于爽了。



    抓著青姨身后的頭發。



    朝著青姨的額頭上打一槍,又在青姨左右兩邊的臉頰上各打了一槍。



    然后脖子上,也打了一槍。



    本來的話,張云身體里的最后幾槍,想打進青姨的小嘴里的。



    可是不偏不倚著,這幾槍,竟然就打進了青姨的鼻子里面。



    “阿嚏……”



    那么多黏黏的阿姨,狂涌著進入了青姨的鼻腔。



    讓青姨打起了噴嚏。



    “小個小流氓。”



    青姨嘴里一邊說著。



    一邊噴嚏不斷著。



    “阿嚏,阿嚏……”



    著。



    又是鼻涕又是那種骯臟液體著,從青姨的鼻腔里,流了出來。



    “你,那有男人把那東西,都搞進女人肺部的。”



    青姨感受著,一些張云射進來的液體。



    自己一呼吸,進入了自己的肺部,青姨嘴里氣著。



    “你這死孩子,玩女人花招可也太多了。”



    青姨一邊說著,一邊用隨身的紙巾,整理著自己臉頰上的那些液體。



    同時也給張云的身下清理了幾下。



    “今晚,玉芬姐,你打算怎么辦啊?”



    一邊整理著,青姨嘴里一邊說著。



    “能怎么辦啊?拿下。”



    張云嘴里傲著。



    “呵呵!拿下玉芬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有什么不容易的,你現在是我的人了,小小也是,她身邊最親密的兩個女人,被我收了,你們稍微配合一下,我不就把她給拿下了嘛。”



    張云把青姨揉在懷里,暗暗說道著。



    “呵呵,我可不把玉芬姐,往火坑里推著。”



    青姨說著話,晃著她那身后的大屁股,就往前面走著。



    “哎,青姨,你這怎么說得,咱我就是火坑了。”



    張云嘴里不愿著。



    “呵呵,你這不是火炕啊。”



    青姨說著話,指了指張云身下的玩意。



    “我才給你消了腫,那有一分鐘不到,又這么硬了的事情。”



    “呵呵,那還不是拜青姨大屁股所賜嘛?你那大屁股,在我面前這么一扭,我這玩意,就要硬,擋都擋不住。”



    “死小子。”



    聽著張云的話,青姨臉上笑著。



    “那你看了我玉芬姐的大屁股,不就要馬上發飆了,她那屁股,可比我這個,大了足足一圈著,年輕的時候,她還被評為過美臀女王呢。”



    青姨說著話,走到了玉芬家的門口。



    “是嘛,我就說嘛,我這丈母娘的屁股,絕非凡物。”



    張云說笑著,和青姨走進了房間里。



    此時房間里的玉芬,正在忙碌著。



    和自己的女兒,準備著宴席。



    “小云來了啊。”



    玉芬一身緊身連衣裙穿在身上。



    水綠的顏色,顯得她整個身形,輕松寫意著。



    一件淡紅色的圍兜套在她的身上,讓她那樣子,很有人妻的感覺著。



    “哎!伯母。”



    張云嘴里笑著。



    看著眼前的玉芬。



    越看越喜歡著。



    “還叫伯母啊,跟我女兒都這種關系了。”



    玉芬嘴里暗暗了一聲。



    “媽,你說什么呢。”



    盧道著自己的母親。



    “呵呵……”



    張云聽著玉芬的話,心里明白。



    對方想讓自己叫她什么著。



    張云有些不好意思著,撓了撓頭。



    對著玉芬喊了一聲——媽。



    “哎……”



    聽張云的話,玉芬嘴里開心著。



    張云的話,心里倒是壓力挺大著。



    要是在伯母這樣的階段,張云對玉芬下手,心里還有這個膽量著。



    可要是對著玉芬,喊著媽。



    張云估計自己沒幾天,就沒那個賊膽了。



    “那有對媽下手著。”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來,來,來,我的好女婿,看媽做得菜怎么樣?”



    玉芬說著話,脫掉了自己身上淡紅色的圍兜。



    把自己被緊身裙包裹的身材,在張云的面前展現了出來。



    “媽!你這身材。”



    張云嘴里忽然激動了起來。



    目光就在玉芬的身上瞧著。



    “呀!腰都要和小小的一樣細了。”



    張云嘴里感慨了一聲。



    “你這孩子,我的腰,怎么可能跟小小的比。”



    張云的話,雖然有些夸張著。



    但是玉芬心里喜歡,所以就白了張云一眼。



    “傻。”



    “怎么胡說了,媽,你過來。”



    張云拉著自己丈母娘的小手,把玉芬拉到了盧小小的身邊,比劃著。



    “媽!你看看,你的腰,吸一口氣,那就是小小小蠻腰的復制版了。”



    “這……”



    玉芬也是看了看自己的腰和盧小小的腰,看著自己的腰,沒差女兒多少著。



    心里歡喜著。



    “那是這死丫頭的腰粗,這樣粗的腰,能有男人要,算是這死丫頭福氣著。”



    “媽,沒有這么埋汰自己女兒的。”



    看著自己男人,逗著自己老媽這么開心著。



    盧小小也是在玉芬的身后,向張云豎著大拇指著。



    “媽,坐坐坐,我來嘗嘗,我這身材超棒的媽,做得小菜,味道到底如何。”



    張云抓著自己丈母娘的小手。



    就來到了餐桌旁邊。



    伸手抓了一塊紅燒排骨著。



    直接就往自己的嘴里塞著。



    “恩……”



    這一吃,嘴里就發出了贊美的聲音。



    “媽!這滋味可以啊,跟五星級賓館的大廚,都有得一拼了。”



    “你這熊孩子。”



    碰上這么一個能說會道的女婿,玉芬心里開心得不行著。



    聽到好笑處,小手也是不停打著張云的胸口著。



    “喜歡媽做得小菜,那你就多吃一點,啊!”



    “哎,我一定多吃。”



    說著話,張云坐到了玉芬的身邊,開始吃喝了起來。



    玉芬做得小菜,味道確實不錯,張云的話,也想逗她開心著。



    所以吃相看起來,就顯得有些急著。



    “慢點吃,慢點吃。”



    大吃了幾口,張云有些噎著了。



    玉芬忙是用小手拍著張云的后背著。



    “媽,你這樣好的手藝,要是沒個男人享用,可真可惜了。”



    張云把嘴里的幾口小菜吞了。



    嘴里暗暗可惜著。



    “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都這么老的人了,誰還要我呢。”



    玉芬嘴里無奈了一聲。



    聽著玉芬這樣的話,張云真的很想對她說。



    “媽,我要你。”



    可是張云明白,此時說這樣的話,時機還沒到。



    需要再緩緩著。



    “媽,瞧你說得,反正你現在也沒男人要了,以后這手藝,就讓我給霸占了吧。”



    “你這死孩子,你說什么呢。”



    聽著張云沒大沒小的話,玉芬小手打著張云的胸口。



    心里高興的不行著。



    自從從奇美家族搬出來以后,玉芬還沒像最近兩天一般,顯得那么高興著。



    她這個極品女婿,她是越看越喜歡著。



    經歷了他兩天的說笑,玉芬心里都有些上癮著。



    希望著自己這個女婿,后面幾天,也能常來著自己這里。



    給自己帶來快樂。



    “你工作的醫院,離我這里又不遠,以后啊,只要有空,盡管帶著小小過來,你別的女人,帶過來也可以的,媽照樣好好接待著,都是我家小小的姐妹了嘛,我也當自己的女兒看待著。”



    玉芬對著張云說道著。



    “哎呦,我的好媽媽,你可真是個我的好丈母娘啊,竟然有你這樣心胸寬廣著。”



    “你要再這么對我好下去,我可真動了心,把小小接過去的同時,也把你給接過去了。”



    “熊孩子,說啥呢?接過去了,我和小小,不就成了你的母女老婆了嘛。”



    玉芬說著話,白了張云一眼著。



    “竟說這些混話著。”



    “哎,母女老婆。”



    張云故意嘀咕了一聲,朝著玉芬看著。



    聽著張云的話,玉芬小嘴一嘟。



    小手打了張云胸口一下著。



    “你這死孩子,想什么呢?還真想把你媽,也給收了啊。”



    玉芬那眼珠子,狠狠瞪了張云一眼著。



    示意著張云吃菜著。



    “不把你這爛大嘴,給你嘟上著。”



    因為自己女婿,忽然的想法,讓玉芬臉上也是害羞著。



    母女老婆這事,在快活世界,顯得普遍著。



    有男人,有戀母情節的,會在自己的老婆中,娶幾對母女老婆著。



    一母一女的形式有,一母兩女的形式也有。



    甚至兩母兩女的形式,也有。



    所謂兩母兩女。



    指的是母親是姐妹,女兒是堂姐妹關系的那種。



    當然了,看著自己老婆的老媽,單著,長得也挺漂亮的,會拾到家務事,又會帶孩子,這樣的丈母娘,很多女婿,都是愿意把她接過來過著,讓她和她的女兒,成為母女老婆著,服侍在自己身邊。



    一來自己也爽快了,二來也算是盡了孝道。



    張云的提醒,讓玉芬想到了母女老婆,這一茬事情上了。



    “不說還好,一說的話,這倒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這孩子挺好的,跟了他,估計也不會受到什么委屈著,再說了,跟了他,就是和自己的女兒住在了一起。”



    女兒是玉芬的心頭肉。



    能和自己的女兒,一直住在一起著,她心里自然愿意。



    再說了,自己的女兒毛毛糙糙著,一看就不是一個會服侍自己男人的女人。



    而自己要是和自己的女兒,一起成為了張云手中的母女老婆。



    那樣的話,在自己女兒服侍張云的時候,自己就可以從旁教導著。



    讓自己的女兒,服侍著張云舒舒服服著,從此讓自己的女兒,在張云的心中,有了不錯的地位。



    一時間,玉芬想了很多很多。



    可是想到給自己的女婿,當老婆。



    心里又有些放不開著。



    “雖然說,這樣的事情,在當下,發生的也蠻多著,可我把小云,就是看成了自己的兒子,跟兒子做那樣的事情,這……”



    玉芬怎么想,也是有些不能接受著這樣的想法。



    “這不成**了嘛。”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