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85章 廁所間的風情

第85章 廁所間的風情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的運氣很好。



    眼前這個公共廁所的男廁所中,沒有一個男人存在著。



    所以的話,張云帶著自己的大姑,急著拉開了一個蹲坑,就鉆了進去。



    張云的大姑張曼,穿了一身深色的女仆裝。



    胸口是高托著自己胸部的樣子。



    幾乎把自己大姑,兩個奶,大半個,全部暴露在她的胸口。



    微微的乳暈,都能看見著。



    這是一般大戶人家女仆,常有的裝扮。



    有些大戶人家的女仆。



    胸前的裝扮,都是完全露兩個奶的。



    一點也不遮蓋著。



    張云大姑這樣的裝扮,還算是保守的。



    到了這樣的一個環境中后。



    張曼開始在張云的面前,脫著自己身上的女仆裙。



    一個胸前的拉鏈拉開后。



    直接拉到了張曼腹部的位置。



    然后張曼的大手,拉著自己肩膀上的兩條肩帶。



    輕輕往下一拉。



    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從側面,完全著,拉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然后微微一扯下,就把身下的女仆裙,也給完全脫了下去。



    然后張曼身上的束身帶還有貞操帶,就完全展現了出來。



    看著自己大姑這樣的身材,張云吞了一口口水著。



    自己的大姑,年紀雖然不小了。



    但是身材上,還是顯得那么曼妙著。



    雖然稱不上苗條著,但是有型有款下,也是看上去很美觀著。



    特別是那一對,被束身帶包裹著的胸部。



    緊緊勒住的情況下,那胸部高高托起著,顯得誘惑無比著。



    加上女仆裝,已經從張曼的身上脫掉了。



    所以只是束身帶下的,張曼的胸部。



    那兩顆葡萄,竟然直接就暴露了出來。



    三十八歲的大姑張曼。



    胸前的葡萄,張云怎么想,也沒想到,會是這樣鮮艷的顏色。



    看著自己的侄子,呆呆看著自己胸部的樣子。



    張曼臉上不好意思著。



    “看什么呢?傻孩子。”



    張曼不好意思過后,臉上還是很興奮著。



    “你大姑是高級情婦的身份,這胸部肯定每天都會好好保養著。”



    “所以看上去雪白不說,你看這些顏色,跟少女的胸部,幾乎一樣著。”



    “甚至還要鮮艷著。”



    說起自己胸部的事情,張曼臉上高傲著。



    “你大姑的胸部,可是被專業評級機構,評定為3a級的,算是女人胸部中,上品的好奶了。”



    張曼并不介意著,張云盯看著自己的胸部,反而是很自然著,在張云的面前,把自己的胸部展現著。



    還主動微微晃著,讓自己的侄子,好好觀察自己胸部的各個方位著。



    張曼是從很小的時候,就接受高級情婦的訓練。



    在高級情婦的訓練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對自己主人的服從。



    有著這樣的一點,雖然張云是張曼的侄子,可是掌握著自己三年自由身的這個張云,此時也是張曼的老爺著。



    給自己的老爺,看自己的胸部,身為高級情婦的張曼,感覺是很應該著。



    也是很當然著。



    “大姑……”



    張云有些受不了著。



    看著自己大姑胸前的這兩個,自己身下的玩意,忽然之間,就爆凸了起來。



    就像是在鬧革命一般,在張云的褲子里,晃蕩著。



    “好了,喜歡看你大姑胸部的話,你幫我解開了我胸前的束身帶,大姑讓你好好看看。”



    張曼嘴里笑著。



    “喜歡玩的話,也可以哦。”



    張曼這樣的話,就像一般火一把,讓張云身下的東西,爆凸又爆凸著。



    “大姑……你說什么呢?”



    張云臉上不好意思著。



    “呵呵,我是你大姑,可也是你手中的一個高級情婦啊,玩一玩自己手中高級情婦的**,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張曼嘴里開心著。



    “能給我家的小云,做高級情婦,我心里開心死了。”



    張曼說著話,伸手就把張云揉在了懷里。



    顯得情緒激動著。



    此時此刻,張曼的身上,可是只剩下了很貼身的兩件物體了。



    一件就是張曼胸前的束身帶,另外一件,就是張曼身下的貞操帶。



    只是這么兩件衣服,穿在身上的張曼。



    用力揉住了張云,如此的情況下。



    張云身體內的一團欲火,都控制不住著,噴射到了張云的嗓子眼了。



    張云就恨不得,在眼前的環境里,把自己的大姑給上了。



    “呵呵,給大姑脫掉吧。”



    抱過了張云后,張曼顯得高興著。



    示意著張云,把她胸前的束身帶先脫掉著。



    “這……”



    張云呼吸又呼吸,忍耐又忍耐著。



    終于還是拿起了手中的,自己大姑的情婦合同。



    在那情婦合同的最后面,翻找了起來。



    顫顫抖抖的雙手,花了不少時間,才找到了合同最后幾頁上的,自己大姑胸前束身帶的原始密碼。



    找到了這個密碼后,看著展現在,自己大姑束身帶上的數字按鍵。



    就直接是在自己大姑胸部**的下面一點。



    幾乎就要到自己大姑的胸部中間位置了。



    “這……”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遲疑著。



    “怎么了?密碼找到了沒有?”



    張曼問著張云,嘴里顯得急切著。



    “找到了。”



    張云回答著。



    “找到了就按啊。”



    張曼說著話,把自己的胸部,往張云的面前湊著。



    送著自己的胸部。



    “哎,哎,哎……”



    張云回答著,臉上也是為難著。



    蹲著身體的他,細細看著,包裹在自己大姑胸下的那些數字按鈕。



    這些數字按鈕不僅多著,還多配了幾個字母著。



    為的就是防止,居心不良的人,破解了這些密碼著。



    數字加字母下,這些按鍵,顯得很小著,需出來。



    此時環境又在蹲坑里面,光線顯得就更加黑暗了。



    張云想要按對這些號碼的話,自己的腦袋,只能是靠近著自己大姑的胸部下面著。



    很貼近的位置上。



    越靠近自己大姑的胸部下面。



    張云的目光,越顯得激動著。



    自己大姑天天保養的胸部,顯得就像是少女的胸部一般。



    細嫩的不行,可是又有成熟女人,胸部雄偉的感覺。



    沉甸甸著,感覺壓下來,都能給自己的腦袋,造成重傷的感覺。



    “看清楚了沒有。”



    張曼說著話,硬是把自己的胸部,更加貼近著,放到了自己大侄子的面前。



    幾乎要壓到自己大侄子的臉上了。



    “看清楚了,看清楚了。”



    張云驚慌著。



    雙手不得不抓在了自己大姑的胸部上,免得讓自己大姑的胸部,真的壓在自己的臉上了。



    可是張云的雙手那么一抓。



    那手上的感覺,一時間就顯得異常美妙了。



    光滑的肌膚,厚重的手感。



    張云雙手抓住的時候,就不想放開了。



    大概抓了有好幾秒的時間后,張云才稍微清醒著,把手中大姑的胸部,給放了下去。



    “我混蛋,我竟然就把大姑的**,給抓了。”



    張云心里暗暗罵著自己。



    “而且還感覺那么喜歡著,我真是個變態。”



    張曼不在乎著,和自己大侄子之間的肢體接觸。



    可是張云還是在乎著。



    從小的感情,讓張云對著張曼的時候,是一種親人的感覺。



    雖然張曼嘴里說了那么多道理,說道著張云是如何如何有權利去碰她的身體,享用著她的身體著。



    可是在張云看來,這樣的事情,還是萬萬不能著。



    “是因為要給大姑,解開束身帶,所以不能避免著。”



    張云心里,給自己做著解釋著。



    解釋著自己為什么要抓自己大姑的**著。



    臉上的表情,在這樣的解釋下,也就平穩了不少著。



    “怎么了?抓抓大姑的**,你都害羞了。”



    看著自己的大侄子臉紅了,張曼嘴里笑著,笑得很開心著。



    “膽小鬼。”



    張曼說著話,把擺在自己大侄子面前的胸部,故意沉了沉,敲打了一下張云的鼻子著。



    “大姑……”



    自己大姑的大膽,讓張云無地自容著。



    “大姑竟然這樣調戲我,我……”



    張云想要發怒,可是面對著自己的大姑。



    他心里的怒,也就無法發出著。



    “大姑可是我家的恩人,我能有今天,她可是幫了不少忙的。”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我怎么可以對她發怒呢?”



    同時張云也明白,自己的大姑,經歷了嚴格的高級情婦的學習后。



    一些觀念上,和普通女孩是不同了。



    “所以才會對我這個樣子著。”



    “我是她的主人了,所以她對于我,擁有她身體的事情,想得很當然著。”



    張云心里判斷著。



    同時嘴里對著自己的大姑說道——以后可不許這樣了。



    張云明白著,自己主人的身份,所以話語上,就多少顯得嚴重了一點。



    “呵呵……還下起了命令,知道了。”



    張曼白了張云一眼。



    就把自己的胸部,頂在了張云的眼前,一副讓張云好好按上面的按鈕的樣子。



    心里更是暗暗了一句——我胸部上的按鈕,你都這么害羞,那我下面貞操帶上的按鈕,那你還怎么按啊。



    “要是按錯了幾下,我身下的水噴出來的話,還不把你羞死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