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80章 青姨的反撲

第80章 青姨的反撲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可就不客氣了起來。



    “強吻。”



    張云暗暗一聲。



    就把自己的大嘴,堵在了青姨的小嘴上。



    三十五歲的青姨,那小嘴,吻上去,感覺濕潤著。



    清涼的小嘴,在張云的大嘴下,吻起來顯得舒服著。



    張云的舌頭,像是一個粗暴的流氓一般。



    朝著青姨的嘴唇中,深入了進去。



    在青姨緊閉的牙關上,用力添著。



    巨量的口水,故意被張云從自己的嘴巴里,注入到了青姨的小嘴里。



    像是洪水暴發一般,在青姨的小嘴中,注入著。



    “恩……”



    青姨受不了著,把自己的牙關松開了一點。



    隨之大量的口水,還有張云的大舌頭,趁機深入了進去。



    “恩……”



    青姨嘴里暗暗一聲,小舌頭已經被張云的大舌頭壓制了。



    張云大舌頭一個微卷。



    直接一下,就把青姨的小舌頭卷入到了張云的口腔里面。



    大舌頭上的味蕾,像是沙皮一般,打在青姨小舌頭上的味蕾上。



    用力摩擦著。



    一邊又一邊著。



    讓欲火,在這樣的摩擦下,在兩人的身體中產生著。



    青姨還在反抗著,可是小舌頭被張云霸占著,摩擦著。



    如此情況下,她的反抗,也就變得越來越沒力氣了。



    身體在張云的懷里,掙扎的力氣,也變得越來越小了。



    身體放開間,一雙小手抓住了張云的腰身。



    曼妙的身體,貼在了張云的身上。



    小嘴在張云的大嘴中蠕動著。



    小嘴中的舌頭,在張云的大舌頭下,追逐著,嬉鬧著。



    一通長達五分鐘的激吻過后。



    青姨的眼神變了,變得癡情著。



    呆呆的眼神,看著張云。



    然后,突然著一個耳光,直接打在了張云的臉上。



    啪……的一聲,顯得脆響著。



    “你混蛋。”



    青姨嘴里罵著。



    身體也撲入了張云的懷中。



    青姨的話,罵得是張云,為什么一下子就把她的芳心,就給俘獲了。



    那么輕松著。



    “我的好青姨。”



    看著青姨主動投入了自己的懷里。



    張云急迫著,大手直接在青姨身后的肥臀上,摸著。



    至于臉上的痛,全都拋到了煙消云散去了。



    張云巨大的手掌,在軟軟的臀肉上,用力摩擦,用力抓捏著。



    “多好的屁股,多肥的屁股啊。”



    張云摸著,揉著,心里感慨著。



    “你……”



    男人粗暴的雙手,讓青姨臉上羞紅著。



    喜歡被張云這樣粗暴著,又討厭自己喜歡這樣粗暴的感覺。



    女人這個矛盾的動物,在青姨的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體現。



    身體緊緊揉著張云,任著張云把一雙大手,像是揉面一般,用力在她的肥臀上,揉搓著。



    小嘴的話,再次肆無忌憚著吸吻在了一起。



    這一次是青姨主動著,霸占了張云的小嘴,用力吸吻著。



    雙手更是用力揉著張云的腰身,讓張云雄偉的腰身狠狠頂在她的美跨上。



    壓制著她身體,最私密的部位。



    女人不愿意起來,又是鬧又是打著。



    一旦愿意了,又是顯得那么瘋狂著,比男人激動起來,還要瘋狂著。



    張云的身體被推壓在拱門的邊上,靠在那些花花草草中,青姨的身體,就這樣抵著張云,小嘴像個一個貪婪的小孩一般,霸占在張云的大嘴上。



    用力,用勁的吸吻著。



    滋滋滋,吸允的聲音,不停在張云的大嘴中發出著。



    鮮紅的舌頭,像是一個調皮的小孩一般,一直在張云的大嘴中,勾引著張云的大舌頭。



    一撩,一撥著,害的張云的大舌頭,幾乎沒有一個時刻,不是和青姨的小舌頭,糾纏在一起的。



    恩哼……盧小小在最不是時候的時候,出現在了張云和青姨的身后。



    她的出現,讓張云和青姨的身體,馬上分開了。



    青姨整理著身上,散亂的衣服,還有披散的頭發,對著身后的盧小小尷尬一笑,然后整個身體,像是逃難一般著,往遠處的院門中跑了過去。



    青姨一走,盧小小嘴里呵呵笑著。



    “占了我家青姨不少便宜嘛?”



    聽著盧小小的話,張云對她微微一笑。



    “謝了。”



    張云真誠感激了一句。



    沒盧小小的成全,張云剛才那一幕香艷的事情,絕對是碰不上的。



    “不客氣,你只要把買你十二個客房丫頭的錢,其中一個的,打給我賬戶就行了。”



    盧小小敲詐著張云。



    “行!給你就給你,不過到時候,你媽的事情,你最好也幫著成全一下。”



    對于錢財,張云顯得無所謂著。



    “我媽!”



    盧小小嘴里暗暗了一句。



    “青姨好弄,我媽就難說了,得看你的本事。”



    盧著話,朝著院門的外面走去著。



    “對了,明天什么時候去找你啊。”



    來到了院門的外面,盧小小問著張云。



    張云和盧好了,明天下午的時候,張云帶著她去自己姑姑所在的家族,探訪一下。



    看看能不能把自己的三位姑姑,從對方家族中救出來。



    “下午一點吧,在醫院門口見面。”



    “哦了。”



    盧著話,伸手向張云拜拜了一下。



    示意著張云可以走了。



    看著盧小小這樣的動作,張云心里慶幸著。



    “這瘋丫頭,終于可以不用和她待在一起了。”



    張云頭也不回著,往遠處大馬路上走去著,打算在那招一輛出租車就回家。



    噠噠噠……忽然著,從張云的身后,發出了急促的腳步聲。



    張云回頭看去的時候,不知什么時候,盧小小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



    盧著,撲到了張云的懷里。



    小嘴直接一下,就吻了張云大嘴一下著。



    張云還沒來得及反應著,盧小小又是從張云的懷里,掙脫了出來。



    噠噠噠……腳下的皮鞋,快速踩在地面上,離開著張云,都不回頭看張云一眼著,坐進了自己的跑車中,一腳油門下。



    三秒時間不到著,就消失在了張云的眼前。



    “這……”



    看著遠處街道拐角的地方,盧小小那跑車的殘影,張云的手,摸了一把,被盧小小吻過的嘴唇。



    嘴里暗暗一句——這算什么回事啊?



    張云搞不清楚,盧小小這個吻,算是哪門子的吻。



    張云心里也明白,盧小小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他這樣的正常人,能搞清楚的事情。



    所以的話,他只是微微一想后,就沒費那個腦子去想著。



    而是來到了臨街的大馬路上,等了一陣,招來了一輛出租車。



    搭上了出租車,回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宿舍里。



    打開了自己宿舍的房門。



    張云發現房間里李琴和單小蜜都已經睡了,美云和美青也是。



    只有徐一一還耷拉著眼睛,看著宿舍里的電視。



    “老公,回來了啊?”



    見張云回來了,徐一一從床上站了起來,嘴里打了個哈欠,看了看房間里的時鐘,顯示的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然后走到了張云的身邊,服侍著張云,脫著身上的衣服。



    “怎么這么晚?”



    徐一一嘴里懶懶的問著。



    “見了她爸,后來她媽也見了。”



    張云嘴里無奈著。



    在徐一一的幫助下,脫了身上衣服。



    此時的張云,很想用自己的老婆發泄一下。



    畢竟在盧小小的老媽那里,和青姨又吻又抱著,弄得自己那玩意,硬硬著,有些難受著。



    這樣的情況下,睡覺,肯定是不舒服著。



    “累死了,老公睡覺吧。”



    感受著張云想要上自己的意圖。



    徐一一一把,就把張云給撲到了床上,壓在張云身上的她,沒有一分鐘的時間,就睡死了。



    一點機會,也不給張云著。



    看著自己老婆此時的樣子,張云也只能是無奈著,忍了。



    “硬著就硬著吧。”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也就睡了。



    只是張云這一睡,也沒睡多久的時間。



    就感覺自己身下的情況,有些不對了。



    似乎有人對自己正在發硬的東西,進行攻擊一般。



    夜幕中,張云沒有想到,起先已經睡著了的四個老婆,因為休息的早,所以醒來的也早。



    迷迷糊糊著她們四個,看著自己的老公那東西,后半夜的時候,竟然還硬著。



    像是金剛鉆一般,樹立在夜晚的房間里,在屋外月光的打照下,顯得是那么強悍著。



    就像是夜明珠一般。



    看著這樣的情況,這四個迷迷糊糊醒來的女人,眼神中閃現出一股,貪欲的目光。



    跟了張云后,幾乎都是每晚搞一次以后,才睡覺的這幾個女人。



    因為昨晚沒有得到張云身體的澆灌。



    看到了這樣的一副美妙情景后。



    也就全都不管了起來。



    李琴像是夢游一般,就騎在了張云的身上。



    身體和自己的老公相連著,運動了起來。



    迷迷糊糊的她,運動的起伏,顯得很小著。



    嘴里也是暗暗叫喚著——老公,老公。



    看著眼前的情景,聽著自己老婆的叫喚聲。



    張云無奈了一下,起身把李琴騎在了身下。



    開始對她身下,進行粗暴了起來。



    張云那身下,硬了這么久了,確實是需要好好發泄一下了。



    所以他一邊騎著迷迷糊糊中的李琴,一邊把單小蜜抓到了身邊。



    一邊騎著李琴,一邊把迷迷糊糊中的單小蜜,內褲拔掉著,兩個手指,先玩起了單小蜜的身下著。



    騎完了李琴,再騎單小蜜,騎完了單小蜜,再騎美云。



    一張床上,反正有四個女人,可以隨便騎著。



    所以張云的話,也就很快發泄了一回著。



    張云發泄了,身下那玩意,也就軟了下去。



    張云四個老婆,被張云狠狠澆灌了一回。



    身體也終于恢復正常著,呼呼大睡了起來。



    臉上還顯得很滿足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