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71章 姑姑的消息

第71章 姑姑的消息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張云從自己的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身后三個老婆跟著。



    朝著醫院vip病區進入著。



    沒用幾分鐘的時間,張云就來到了許一軍的辦公室里面。



    “喲!天才神醫來了。”



    張云一來,許一軍就開著張云的玩笑。



    “老二,什么天才神醫啊。”



    張云笑問著。



    許一軍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電腦。



    “你看,你的照片,都掛在了我們醫院的主頁上,美名曰——天才神醫。”



    “是嘛。”



    張云走到許一軍的身后,微微一看。



    還真是的,他的照片,已經不知不覺掛到了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主頁上。



    “靠,老子又不是什么大美女,竟然把老子的照片,掛上去了。”



    張云嘴里嘀咕著。



    聽說自己老公的照片,掛到了醫院主頁上。



    張云那三個老婆,都是很有興趣的過來看著。



    “呵呵,真的啊?”



    徐一一看著那電腦屏幕,嘴里笑著。



    “這照片上,看過去,我老公還蠻帥的嘛。”



    “是呀,是呀,肯定修過。”



    美青嘴里嘀咕著。



    面對著三個三八的老婆。



    張云心里也是一陣無奈著。



    拉著許一軍,來到了辦公室的一邊,靠著窗戶,把窗戶打開著,抽起了香煙。



    “我三位姑姑的事情,你那邊的人,查得怎么樣了?”



    張云問著許一軍。



    聽著張云的話,許一軍盯了張云一眼。



    嘴里說道——你小子這么關心自己三位姑姑的事情,不會是跟她們有什么吧。



    “老二,你說什么呢?”



    張云說道了許一軍。



    “你小子什么時候跟魚龍兵一樣,也變得三八了。”



    “呵呵,不是我三八,實在是因為看你緊張的表情,懷疑的。”



    許一軍嘴里說笑著。



    在許一軍這樣的話語提醒著。



    張云也意識到了,自己表情的僵化。



    “原來我是這么在乎三位姑姑的啊?”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大概都清楚了,你三個姑姑因為原來的男人死掉了,但是情婦的合同還在,所以的話,你三個姑姑,此時就落到了原來男人的幾個兒子手里。”



    “可是那死掉的男人,因為死前沒有立下遺囑,所以的話,四個兒子面對著三個情婦,還不知道具體該怎么分著。”



    “這……”



    聽著許一軍的話,張云暗暗了一聲。



    情婦的合同,其實說穿了,就是一張賣身契。



    簽了十年,那對方就能擁有這情婦十年的人身自由權利。



    打罵,玩弄這個情婦這樣的事情,都是不在話下的。



    如果擁有情婦合同的男人,突然死亡了。



    按照繼承法,這情婦合同上,剩下的幾年,就會落入這個男人的合法繼承者的手中。



    “這樣啊!”



    張云點了點頭,用力抽了嘴里的一口煙著。



    “那對方的家族勢力,到底如何?”



    張云嘴里繼續問著。



    “一般,只是云都市很一般的家族而已,沒什么勢力著。”



    聽著許一軍這樣的話,張云的心里,也就安穩了不少著。



    只要三個姑姑所在的家族勢力一般,他就有這個信心,從這個家族手中,把三位姑姑救出來。



    “哎!你三個姑姑,可都是高級情婦的身份,雖然歲數有些了,但是當初的價格,訂得可都是很高的,如今你要是贖她們出來,這個東西,至少要準備一兩百萬著。”



    許一軍對張云示意了一下,身邊要有錢。



    聽著許一軍的話,張云微微一笑。



    對著他點了點頭。



    別人很難理解,張云對于三位姑姑的感情。



    那種在小時候,就深深印刻在腦海中的感情,不是簡單幾句話,就能說清楚著。



    那是一份情,一份很難割舍的情,說不定到張云老的時候,都無法割舍著。



    在這樣一份情的面前,區區幾百萬,對于張云來說,能算什么著?



    只要自己有,幾個億,張云為了這三個姑姑,都可以付出著。



    “看來,要盡早把三位姑姑,從對方家族中解救出來,不然的話,她們三個的命運,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樣的變故啊。”



    張云對著許一軍,微微一笑。



    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老二,謝謝了。”



    “謝什么啊?只要你小子以后,在醫院里當了大官,提拔一下你這個師兄就行了。”



    許一軍說道著張云。



    “行!到時給你按個廁所科長,當當吧。”



    “呵呵,也行,只要有這官就行。”



    許一軍無所謂著。



    張云和許一軍說笑了幾句,另外的話,也說起了魚龍兵的事情。



    都是曹云德的徒弟,如今兩人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算是坐穩了位置。



    魚龍兵卻要下放了。



    面對著這樣的事情,兩人的心里,也不是個滋味著。



    可醫院的事實,就是如此。



    區區的幾個主任男醫生的位置,就是給男醫生中,實力超群者留的。



    要是沒這個實力,遲早也被醫院方面,刷掉的。



    早刷掉,比晚刷掉要好。



    至少面子上,不用那么太損傷著。



    說起了魚龍兵的事情,張云和許一軍,又是多抽了幾口香煙著。



    在許一軍這里閑聊完了以后,時間上,也差不多,快要下班了。



    但是的話,在下班前,普通病區的主任醫師徐笑天給張云打了個電話。



    說張云今天醫治的病患,在下午的時候,定制了一面華佗在世的錦旗過來。



    讓張云來接受著。



    “我靠,華佗在世。”



    張云心里暗暗了一句。



    醫院收治錦旗這樣的事情,算是一件很正面的事情。



    醫院方面都會大勢宣傳一翻著。



    所以在張云到來前,醫院的領導,醫院宣傳科的干事,還有張云的師傅曹云德。



    都來到了現場。



    當然周圍的圍觀群眾也是很多著。



    那上午醫治病患的兒子,一見張云的面,就雙手捧著錦旗,給張云跪下了。



    “謝謝張醫生,謝謝張醫生了。”



    眼前這個男子的父親,得了那樣嚴重的心臟病,要是放在平常。



    是根本無法醫治的。



    唯一能醫治這種病的,就是國內幾家大醫院,vip病區的胸腦外科醫生。



    可是以他們家的家境,vip病區,他們家根本住不起著。



    而普通病區的胸腦外科醫生,面對著他那父親身上的疾病,又是不敢動手著。



    一動手,就是**成死,半成殘,唯一能醫好的,只有半成的機會。



    這樣的治愈率面前,那個醫生,敢接這樣的病患啊。



    萬幸的是,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開出了vip病區,實習醫生實踐手術的公益活動。



    讓對方的父親,終于在這樣的活動中,撿回了一條老命。



    感激之下,病患的這個兒子,用力著,給張云磕著頭著。



    咚咚咚……



    腦袋磕在地板上的聲音,顯得脆響著。



    張云忙是上去,把對方扶了起來。



    看著對方額頭上,紅紅的印子,張云心里也是感動著。



    “治病救人,是一個醫生的醫德,這是我應該做的。”



    張云對對方說道著。



    “哎,哎,哎……”



    病患的兒子,對張云點著頭,眼眶紅紅著。



    “謝謝,謝謝……”



    可是感激的話,還在對方嘴里持續著。



    可見,對于張云的救命之恩,這個年輕人,是多么在乎著。



    一通感人的畫面,就在眾人的面前,和照相機鏡頭的面前發生著。



    一通喧鬧之后,張云終于把這個病患的兒子送走了。



    送走了他,張云的心里,隱隱顯得不安著。



    “我都收了人家紅包了,還拿著對方的錦旗,這……”



    張云感覺過意不去著。



    就感覺自己像一個婊子一般。



    即賣了淫,還立了牌坊。



    虛偽的不行。



    他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對著美云說道。



    “我們還是把那個紅包給人家吧。”



    “太不像話了,人家都這么感激我們了。”



    “啥?給人家。”



    美云嘴里暗暗說著。



    “老公,這紅包可是寫在對方的住院合同中的,這是你應得的,你要是感覺人家可憐,你給他三五千塊錢就是了,當是他父親的營養費。”



    “什么!紅包也寫在住院合同里面?”



    聽著美云的話,張云嘴里吃驚著。



    “是呀!給人家開好了刀,拿五萬紅包啊,這是你一個vip病區主刀醫生,應該拿得最低紅包了。”



    “就是因為對方是普通病患,才訂得這么低著,要是vip病患的話,這紅包費,一般都是十萬以上的。”



    聽著美云的話,張云的心情,這才和緩了一些。



    “原來紅包費,也是一個vip病區醫生,該得的好處,更是合法的,這樣的話,就好了。”



    心情放松下,張云還是讓美云拿了五千塊錢,作為營養費,拿給了那個病患的兒子。



    現如今這樣的社會,為了自己年老的父親,出那么多錢,治病的兒子,已經不多了。



    很多患了絕癥的老人,就是有錢的兒女,都不一定愿意花錢,給他們治療著。



    更何況家境一般的家庭呢。



    這個小子,有骨氣。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同時的話,看著遠處的時鐘。



    已經過了下班的時候。



    看著這樣的一個時間點。



    張云心里暗暗無奈了一聲——哎!要開始假扮情人了啊。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