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69章 桃代李僵

第69章 桃代李僵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可是,師母的身材,真的是很棒啊。”



    回想著自己師母,那玲瓏的身材。



    張云的心中,一時間,還是激動無比著。



    “這樣的一個師母,要是放在我的身下,我不干她一個十來回,我能收場著。”



    **的念頭,最終還是占據了張云的大腦。



    讓他的腦海中,形成了一種齷蹉的場面。



    很快,美青和美云,都脫光了身上的衣服,進來洗澡了。



    張云把浴室的門一關,反鎖上了以后。



    也不等這兩個老婆,過來,給自己服侍洗澡著。



    就把這兩個老婆,推到了旁邊,浴室的墻壁上。



    把美青一只大腿拿起著。



    狠狠著,就把自己的東西,塞入了自己老婆的身體里面。



    弄了起來。



    瘋狂的弄著。



    腦海中,想得卻還是自己六師母,剛才那曼妙的身材。



    干著自己的老婆,就幻想著是在干自己的師母一般。



    “真棒,師母的身體,真棒啊?”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把兩個老婆,都推在了旁邊的墻壁上。



    一個干著,一個用兩個手指玩著。



    美青和美云,雙手按在浴室的墻壁上。



    對視的看著。



    不明白此時的老公,為什么這么需要著。



    一點平時的溫柔,都沒有了。



    是因為實踐手術的關系,還是因為剛才看見了師母,身穿浴巾的情景。



    兩女心里還在想著。



    卻因為自己老公的瘋狂,心里所有的想法,也就不能繼續下去了。



    “我的娘啊。”



    美青嘴里暗暗了一句。



    身體拼命用力著。



    不想因為自己老公的瘋狂,而被徹底,干趴到下面的地板上。



    美青很努力,可是結果,還是被自己的男人,從站姿一直干到了跪姿。



    啪啪啪……的,不停干著。



    嘴里的聲音,斷斷續續間,都已經有些連不上的感覺了。



    美青干趴下了,拉著美云再干。



    張云心中那一份,對于自己師母的虐愛。



    需要在兩個老婆的身上,好好發泄一翻。



    半個小時的時間后。



    美云和美青身下的膝蓋,因為承受了太多的壓力,而淤青著。



    但是她們最終的話,也是獲得了滿滿的幸福。



    張云一個三槍著,滿足了她們身體各一回。



    在淋浴頭的噴灑下,兩女幸福的身體,在瓷磚的地板上,微微顫抖著。



    瘋狂過后,張云還是恢復了一些本性。



    溫柔著對待著美云和美青,把她們的身體,從地板上,扶了起來。



    自己的話,則在淋浴頭下,享受著熱水沖刷身體的那種快樂。



    “老公!剛才你怎么這么猛啊?”



    美青休息了一下,恢復了一些體力。



    從地板上站立了起來。



    雙手翻弄著張云的身下,幫忙張云清理著那東西。



    時不時著,也會用小嘴,用舌頭,幫忙清理著。



    “可能是第一次實踐手術的關系吧。”



    張云嘴里回答著。



    并不想把自己對于師母的那一份孽情,告訴著自己的兩個老婆。



    “是嘛……”



    美青嘴里笑著。



    美青休息過后,服侍著張云洗澡,美云這邊的話,也是。



    大概著休息了一陣,就站起了身體。



    用毛巾,擦洗著張云的后背著。



    也是時不時著,用著的酥胸,在張云的后背上擦洗著。



    “小**。”



    感受著自己后背的情況,張云嘴里笑著。



    伸手在身后美云的肥臀上,捏了幾把著。



    “老公,如今第一次實踐手術這么順利,你的心情也可以放松下來了。”



    美云的身體,從后完全貼在了張云的身上。



    嘴里安慰著自己的老公。



    “恩……我知道了。”



    張云點了點頭。



    “不過,休息一下,還是必要的。”



    張云回頭,深吻了自己的美云老婆一翻。



    然后推著她的身體,跪在了自己的身下。



    把身下的兩個老婆,都推到了旁邊的墻壁旁。



    讓她們的腦袋,靠在身后的墻壁上。



    然后自己一邊洗澡,一邊用自己的身下,享用著她們的小嘴著。



    姐姐的小嘴,享用幾分鐘后,妹妹的小嘴,再享用幾分鐘著。



    張云今天狀態不錯,雖然是小嘴享用,最后還是爆發了出來。



    像機槍一般,掃了兩女滿臉著。



    掃射完了以后。



    張云關了水龍頭,把自己的那東西,在兩位老婆的小嘴中清洗了一翻。



    然后就用一塊干凈的毛巾,擦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就裹了一塊浴巾出去了。



    張云坐到了外面的座位上,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香煙,點燃著抽著。



    等著眼前浴室中,兩位老婆,洗浴的結束。



    很快,張云兩根香煙沒抽完。



    美青和美云,就紅著小臉,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身體被張云上了一回,小嘴又被張云爆射了一次。



    此時兩女的小臉,顯得紅暈著。



    身下的肥臀,扭起來,更是別樣風味著。



    這女人就是這樣,被干得多了。



    看上去,就是顯得風騷著。



    張云掐滅了手中的香煙,站起身來,揉著兩個老婆,就往門外走去了。



    才走出手術準備室的房間。



    門口幾個醫院的領導,就鼓起了掌,歡迎在那里。



    一些客套的話,一時間,就從這些醫院領導嘴里發出著。



    “恭喜,恭喜啊?張醫生,醫術了得啊?”



    也不知是哪路的醫院領導,對著張云拍著馬屁著。



    “張醫生啊,聽說了沒有,患者已經在給你做錦旗了,說你是在世華佗。”



    還有一個醫生,也是顯得興奮著,對著張云笑得燦爛著。



    都是醫院的頭頭腦腦們。



    主動過來,給自己添著屁股,張云自然不能不給他們面子著。



    讓他們好好添著。



    “呵呵,僥幸,僥幸……”



    張云嘴里客套著。



    然后說道著一些感謝的話。



    后勤科的領導,就說人家后勤工作,做得好。



    宣傳科的干事,就說人家病患的思想工作做得好。



    總之,人人都是好話,人人都是給臉面著。



    如此一翻后,這些醫院的大小領導們,這才高高興興著,從張云身邊離開了。



    張云帶著兩個老婆,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



    留守在自己辦公室里的徐一一,早就收到了自己老公,第一次實踐手術,完美完成的消息。



    如今見自己老公回來了,二話不說著,就撲入了自己老公的懷里,嘴里興奮著。



    “老公,你真棒。”



    而一邊普通病區,胸腦外科的主任,徐笑天。



    帶著一眾大小老婆,和自己科室里的情婦女護士們。



    更是迎接著張云,對著張云給予了英雄一般的接待。



    “兄弟,厲害啊!都傳開了,說你三個小時的手術,硬是一個半小時就解決了,連我們書記,都帶頭給你鼓掌啊?”



    “我們書記,在手術觀摩室中,看過這么多手術,能站起來,帶頭鼓掌的,三年中,也就你一個了啊。”



    徐笑天嘴里燦爛著。



    雙手緊緊抓住著張云的雙手,用力握著。



    “兄弟在我們醫院的前途,我看,真是無量了啊。”



    “是呀,大兄弟,你可真厲害。”



    徐笑天說完了話,徐笑天的老婆們,也是上來,稱贊著張云。



    張云實踐手術后,想著要休息,那還有時間,去應酬她們。



    所以的話,臉上幾分微笑后,嘴里少說著。



    就把這些人,都給應付了過去。



    然后帶著身邊三個老婆,回頭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



    把門一關,自己直接一下,就躺在了辦公室的沙發上。



    “一一……”



    張云對徐一一說道著。



    “干嘛?”



    徐一一答應著,走到了張云的身邊。



    張云可不管,拉著徐一一的身體,就抱坐到了自己的身上。



    單手一抓徐一一身下的內褲,打開了一個口子。



    自己身下拉鏈一拉,放著那東西。



    就進到了徐一一的身體中。



    然后雙手抱著徐一一嬌小的身體。



    開始享用了起來。



    一邊的美青和美云,看著這樣的情況,忙是把辦公室窗口上的窗簾給拉了起來,然后把辦公室里的燈光,打開著。



    做完這些,兩女的身體,就跪在了張云的身邊,提醒著張云。



    “老公,濕潤一下,一一會疼的。”



    美云說道著自己的老公張云。



    聽著這樣的話,張云也就放開了手中的老婆,徐一一。



    讓徐一一的身體,從自己的身上,挪開了一點。



    把自己身下的東西,放了出來。



    見到了那東西,美青和美云嘴里微微一笑。



    小嘴里,早就準備好的口水,就溫柔的涂抹到了上面。



    濕潤過后,徐一一,也顯得乖巧著,自己主動著,再次坐到了自己老公的這個東西上面。



    坐好了以后,身體還乖乖趴在了自己老公的胸口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單手揉著徐一一的腰肢。



    單手抽著煙,身下,有一棍,沒一棍的干了起來。



    一邊享用著,一邊心情放松著,瞇眼緩緩睡了過去。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