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66章 遙遠的愛

第66章 遙遠的愛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不是你自己要求的嘛?”



    張云嘴里笑著。



    伸手捏了捏,單小蜜胸前,那不算太大的兩個小白兔。



    “我也沒讓你這么狠啊。”



    單小蜜白了張云一眼。



    小手輕輕打了一下,張云的身下著。



    “呵呵……”



    李琴看著言情劇差不多了。



    趴到了張云的身下,親吻著張云的那東西。



    “三位姑姑,給你做貼身丫頭的話,也不錯。”



    李琴一邊親吻著,一邊心里想著。



    “你現在的身份地位就不錯了,以后的話,我想,應給還會提高很多的,這樣的身份地位下,三位姑姑,做我們家的服侍丫頭,也算是有些地位了。”



    “是吧,老公。”



    李琴說著話,用力親吻了張云身下一下著。



    嘴里還發出著**的聲音。



    親得差不多了。



    李琴自己脫了內褲,趴在了張云的身邊。



    目光看了自己的老公一眼。示意著自己的老公,騎她。



    “到時候再說吧,畢竟三位姑姑,到底什么樣的想法,我也不清楚著。”



    感受著自己老婆的目光,張云就騎上了她。



    緩緩的騎著。



    大手的話,在李琴的身后抓著,抓住了一把頭發著。



    往后拉來拉去的,配合著身下,騎她的動作。



    沒騎幾下,李琴的身下,就感覺很好著。



    張云的話,也感覺到了,自己老婆身下的狀態。



    所以就大開大合著,騎了起來。



    “對了,那盧小小,漂亮嘛?”



    被自己老公,騎得厲害了。



    李琴嘴里的話,也顯得有些接不上著。



    回頭看著自己的老公,問著話,眼神中,也是情意綿綿著。



    “她啊!漂亮倒是挺漂亮的,就是性格有些古怪。”



    想起了盧小小的性子,張云嘴里暗暗一笑。



    同時示意了一邊的徐一一,爬到自己的身邊來。



    徐一一很乖,直接爬到了張云的面前。



    被張云抱著身體,就壓在了自己面前李琴的身上。



    讓她直接躺在李琴的身體上面著。



    自己的話,則是把兩個手指,伸了過去。



    玩著徐一一的下面。



    剛剛開發過一邊的身體,所以徐一一的那里,顯得狀態很好著。



    張云用手指玩得話,也感覺很不錯著。



    進進出出那里,顯得容易著。



    “怎么古怪了。”



    李琴對于身上趟了一個姐妹的事情,顯得無所謂著。



    身體很坦然的,就承受住了。



    “就是很會捉弄人的那種。”



    想起盧小小來,張云就想到了自己的老婆徐一一。



    感覺她們兩個的性子,多少有些像著。



    “老婆,我騎騎一一了。”



    張云對身下的老婆說著。



    “知道了,你騎吧。”



    李琴說著話,身體往下趴了一點。



    這樣的話,讓躺在她身上的徐一一身體,也跟著下去了一些。



    讓他的身體,和自己老公的身體,正對上了。



    “她是大家族的女孩,雖然是個情婦所生,但你要是把她泡了,對你在云都市的幫助,應該會很大的。”



    李琴感受著自己的身體,失去了老公那東西,心里一陣失落著。



    不過身為大老婆著,讓一點給自己的妹妹們,也是應該的。



    李琴這樣的肚量,心里還是有的。



    “這個女人。”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句。



    雙手抓著徐一一的腰肢,爽在她的身體里面。



    盧小小的話,讓張云感覺,是不錯。



    可是把她當老婆一樣娶了,張云心里有些感覺不舒服著。



    “這個女人,在我心里,感覺挺怪著,說不上一定想要娶她著,但是騎一騎她,讓她知道我的能力,這樣的事情,我倒很想著。”



    張云把自己的心思,說給了自己的老婆們聽著。



    “呵呵……”



    一邊的單小蜜聽著,嘴里笑著。



    跪到了張云的身邊,和張云舌吻著。



    美青和美云的話,則是半裸著身體,取代了原先李琴和單小蜜的位置,看著電視中的言情劇著。



    “你呀,有本事把她搞定了,再說這樣的大話吧。”



    李琴聽著自己老公的話,嘴里也是笑著。



    回頭的話,還風情萬種著,白了張云一眼著。



    失去了自己老公那東西一分鐘的時間了。



    難耐感覺的身體,讓她不得不做出了晃小屁股的動作。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嘴里笑了起來。



    都是老夫老妻了,自己老婆的身體小動作,表明什么,她心里很明白著。



    “呵呵……”



    張云只是一笑。



    就再次把自己的身體,騎在了李琴的身上,手指的話,換了自己的身體,進入著徐一一的身體里面。



    繼續玩著。



    因為玩得感覺差不多了。



    張云就在李琴的身體里,狠騎了幾下。



    把自己身體里面的精華,騎了進去。



    李琴三槍,徐一一三槍的干著。



    幾個老婆,上了一輪后,張云也有些累了。



    就躺在了床上,示意著自己的老婆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然后抽著。



    李琴和徐一一,則是開心著,在張云的身下,親吻著。



    愛愛過后的她們兩個,總是蠻喜歡親吻著自己老公身下的東西著。



    張云一邊吸著煙,一邊把自己幾個老婆,扔在床上的手機,給撿了過來。



    看著手機中處于自動程序控制中的,常州市的五個老婆。



    他還是無奈了一聲,把手機中的自動程序改成了手動,開始玩起了她們五個。



    這種遠程的玩弄,張云心里其實是不怎么贊同著。



    可是這樣的事情,畢竟是快活世界的風俗。



    自己不玩的話,也不像話著。



    有些對不起她們五個著。



    所以的話,趁著入睡前。



    還有些時間著。



    他用手機,把常州市的五個老婆,都是玩了兩三邊著。



    手機的視頻畫面,雖然蠻清晰著,但是畢竟是手機視屏,一些對面房間的細節地方,還是可能遺漏著。



    或者模糊著。



    但是被張云一通爆玩之后,常州市家里的五個老婆那里。



    濕透了的床單,張云從手機視屏中,還是看得清清楚楚著。



    似乎都要滴出水來了一般。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按動了手機的通話鍵。



    連通到了自己常州市五個老婆身下的貞操帶中。



    “好了,玩得差不多了,你們也洗洗睡吧。”



    “恩……知道了,老公。”



    那邊的麗榮回答著。



    “老公,晚上的話,你對我們五個,倒是蠻好的,玩我們的次數也蠻多著,也挺用力的,可是白天怎么就玩了我們五個姐妹兩次啊?”



    麗榮帶著四個身邊的姐妹,跪得整整齊齊著。



    帶頭問著張云。



    “我在云都市的工作有些變故,所以時間上,可能不是很多,所以白天的時候,就少玩了一點。”



    張云嘴里解釋著。



    其實今天白天,張云通過手機,玩弄常州市的五個老婆。



    兩次中,其中一次,自己的話,只是因為蹲大坑的時候,無聊,就玩了她們幾分鐘。



    另外一次,還是自己身邊的徐一一和美青,玩得她們姐妹五個。



    這兩個老婆,玩她們的時間比較長。



    都玩了她們小半個小時的時間。



    讓其中兩個,還在上班的時候,當場泄了。



    “這樣呀!那行,少玩就少玩一點,不過一天兩次的話,請老公一定要保持住,不然的話,我們在常州市醫院這里,可就真沒什么面子了。”



    麗榮不好意思的說著。



    也算是求著自己的男人。



    “知道了,你們放心吧,這樣的事情,我以后一定會注意的。”



    “你們也睡吧。”



    張云說著話,關了自己手機的通話鍵。



    目光的話,還是呆呆看著,手機視頻中的這五個常州市的老婆。



    她們對于張云的愛,讓張云總是感覺對她們有所虧欠著。



    夫妻異地分居的感覺,讓張云的心里,也顯得難受著。



    張云老實說,對常州市的五個老婆,除了雪紅和雪青兩個外,其余的,真沒多少著。



    可是另外三個,一直表現著,對自己很癡愛的感覺。



    讓張云無形中,也慢慢對她們三個有了不錯的愛意。



    時間累積下,這份對常州市五個老婆的愛,也蠻濃了。



    有了愛,又異地分居著,這份思念之情,自然沉重著。



    張云看著時間差不多了,自己來到了衛生間里面,洗了洗,然后上床睡了。



    他那另外的五個老婆,要不是在上床前,被張云折騰了幾回,估計不到晚上十一二點的話,是睡不著著。



    此時的話,看著張云睡著了。



    一個一個著,也是慢慢躺了下去。



    有幾個揉著張云的胳膊,有幾個抱著張云的大腿著。



    睡下了。



    徐一一最大膽,看自己老公睡得死,直接壓在自己老公的身上睡了。



    一夜無語,張云休息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張云自然是起得早早著,去了樓下的小公園里面。



    練習著刀法。



    抽風刀幾天的苦練后,已經有了小成。



    不過到大成,似乎還有些困難著。



    因為練了幾遍后,抽風刀的效果,似乎一直保持在停留三秒到四秒的時間之間。



    并沒有多少增長著。



    看著這樣的情況,加上想著自己老丈人的病情。



    張云就覺得,有必要,再接觸一下,自己家傳刀法中的,另外幾種刀法。



    讓自己的手術能力,更加增加一些。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