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65章 對姑姑的安排

第65章 對姑姑的安排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老公壞死了,人家受不了了啊。”



    徐一一嘴里叫著。



    身體也在張云的身下晃動著。



    “不要,不要嘛。”



    “說什么不要啊,我的好一一。”



    張云單手抓著徐一一身后的馬尾辮。



    就像是抓住了小母馬的韁繩一般,身下不停的騎著。



    不知不覺中,徐一一的身體,已經成了一匹,讓張云騎起來很舒服的小母馬了。



    “媽的,還真好騎。”



    張云一邊騎著,一邊往自己的身下看著。



    “嘿嘿,都騎進去了,而且的話,騎得還穩穩著。”



    張云感覺舒服著,就狠狠再騎了幾下。



    就把自己的身體精華,美美著注入到了徐一一的身體之中。



    “老公……”



    感受著一股股的東西,往自己身體的內部擊打著。



    徐一一嘴里幸福著。



    “老公也真是的,說好了,發射的時候,至少一次要發射三個姐妹的,這下可好,一下子全部射到了人家的小肚子里去了,害得姐姐們,到時候又要說我貪心了。”



    徐一一心里幸福著。



    “老公,騎得人家舒服吧。”



    徐一一喘著氣,對著張云幸福了一聲。



    “恩!果然是一匹好母馬。”



    張云嘴里樂著。



    身體從徐一一的身上,躺了下來。



    一只手,還在徐一一的身體里面玩著。



    “我說了嘛?我們的一一,肯定會成為一匹,我最喜歡騎得小母馬著。”



    張云說著話,把床上的美云,往自己的身下,按著。



    感受著張云的動作,美云嘴里笑著。



    “老公,要騎人家了。”



    美云問著張云。



    嘴里顯得害羞著,主動趴在了自己老公的身下。



    雙腿也微微打開著。



    “還用說,美云姐!親親老公的下面。”



    張云說著話,抓著一邊美云身后的馬尾。



    把她的小腦袋,抓到了自己的身下。



    讓她用小嘴,幫自己親了幾下著。



    然后的話,就騎在了身邊自己美青老婆的身上。



    享用著美青老婆,這匹優良的小母馬。



    美青是被張云認可的好母馬。



    張云騎起來,顯得不客氣著。



    一開始,就放開了手,用力騎著。



    一邊騎著,一邊看著幾個老婆,玩著自己手機,操控著自己常州市幾個老婆的身體。



    把那幾個老婆的身體,往變態的方向虐玩著。



    “對了,小蜜!我對你二姐,可是發起了感情攻勢了。”



    張云一邊騎著身下的美青,一邊對單起著今天晚上約會的事情。



    “是嘛。”



    單小蜜暗暗一笑。



    “她什么個態度。”



    “能有什么態度啊,不就是示意我,放馬過去追她唄。”



    張云說著話,從美青的身上,換了一個位置,騎到了美云的身上。



    美云和美青,都是成熟的少婦了。



    這樣的老婆,張云可是隨便騎著。



    所以張云對待這兩個老婆的時候,都沒有一點前奏著。



    而且的話,張云發現,這兩個老婆,總是很上道著。



    晚上的時候,身后總是扎了一個長長的馬尾。



    不管是用她們的小嘴,還是騎她們的身體。



    張云顯得很方便著。



    抓著她們的馬尾,就能隨便掌控了。



    享用小嘴和騎她們身體的時候,都很舒服著。



    “一聲不響,又來騎人家了。”



    感受著自己身后的老公,美云沒有辦法,只好把玩在自己手中的手機,交給了一邊的徐一一,讓她繼續玩著。



    自己的話,只好承受著自己老公,身體的騎玩。



    “是嘛!那你大概幾天能把我二姐搞定啊?”



    單小蜜繼續問著張云。



    對于張云在床上,騎玩自己幾個姐妹的事情,她顯得并不關心著。



    在自己的家里,在自己的床上。



    老公怎么享用她們五個,那是他的權利。



    包括她和李琴這樣的大老婆。



    都是張云想騎就騎著,就更不要說美云這樣的小老婆了。



    當然她們這五個大小老婆,也愿意被自己老公時常騎著。



    畢竟都是年輕男女嘛,身體精力充沛著,晚上的時候,在床上不消耗一點的話,晚上也睡不著著。



    另外的話,老家的婆婆,上一次回去的時候,叮囑過了一次。



    要她們肚子爭氣著。



    婆婆的話,作為兒媳婦的,那當然是要聽的。



    想著自己肚子早一點變大,自己的婆婆,知道這樣的消息,也會高興著。



    “這誰能知道啊,那她大小姐的心情了,愿意的話,過幾天,就會搬到我這里來,給你們認姐姐了,要是不愿意,幾個月,都難說著。”



    對于這個單二蜜,張云也摸不準著。



    不知道她是什么脾氣。



    “真沒用,我姐姐都離婚了好幾年了,你又是她妹夫,社會地位又很不錯著,這樣的情況下,就是把她強奸了,都不要緊著。”



    “她還敢說你什么。”



    “第二天,就乖乖拿著行李,搬過來了。”



    單小蜜吃著手里的瓜子,白了張云一眼著。



    “喂!她少說是你二姐好不好,你還慫恿我對她干這樣的事情。”



    張云嘴里笑著。



    騎著美云的動作,更加大了。



    剛才還是八十碼的速度,現在看張云騎玩的動作幅度,至少是一百碼了。



    騎得美云這匹小母馬,嘴里嬌氣喘喘著。



    “怎么了,做妹妹的要是人品好,都可以把自己的姐姐騙到家里來,下藥,讓自己的男人上了的,這是為自己姐姐著想,不過本小姐,可沒那么無聊著。”



    “你有本事,你自己去搞定她。”



    單著話,嘴里笑個不停著。



    “死丫頭……”



    張云嘴里氣著。



    “過來!讓老子好好騎騎你。”



    張云話語上說不過自己的老婆,打算在**上,把自己的老婆好好摧殘一下。



    “呵呵,過來就過來。”



    單小蜜顯得不怕著。



    身體挪到了張云的身邊。



    不過身體的話,不像張云家里另外幾個老婆一般。



    被張云騎玩的時候,小屁股高高翹起來著。



    她則是平躺在床上。



    “你……”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嘴里氣著。



    大手在單小蜜的屁股上打著。



    “這樣的動作,老子能騎你多深啊。”



    “愛多深,就多深著,反正就這樣了。”



    單小蜜無賴著。



    “靠,死丫頭。”



    聽著單小蜜的話,張云也是無語著。



    一把把她身下的內褲,給扯下了。



    然后手指玩在了她的身體里面。



    “死丫頭……”



    因為生氣,張云的兩個手指,還狠狠玩著。



    “對了,我跟你們說一件有趣的事情吧。”



    張云一邊騎著美云,一邊用手玩著單小蜜的身下。



    心里想起了盧小小的事情。



    然后的話,就把這件事情,說給了這里的五個老婆聽。



    “呵呵,蠻有趣的嘛?”



    聽完這樣的事情,李琴那里都不看言情劇了。



    而是關注在了張云的身上。



    “不是為了我那三個姑姑的事情,這事我是不會答應的。”



    張云說著話,還是騎在了單小蜜的身上。



    騎玩著她。



    雖然說單小蜜的身體,是平躺在床上的。



    但是這小丫頭的身體,本來就淺,要是翹起臀部讓張云騎的話,很容易就騎到底了。



    眼前這樣的方式下,倒是剛剛好,每一次正好自己騎得滿意,單小蜜自己身體的話,也是感覺舒服著。



    張云抓住單小蜜身后的頭發,有一騎沒一騎的騎著單小蜜。



    嘴里說著——不知道這盧小小的身份,能不能被我借用一下。



    “要是能的話,我那三個姑姑的事情,說不定就好解決了。”



    “對了!老公!你那三個姑姑,給人家做高級情婦,如今自己的老公死了,她們以后怎么辦啊?”



    李琴問著。



    “回家養老唄!我那三個姑姑,估計錢也賺得差不多了,不可能再去給什么人當情婦了,再說了,她們這樣的年紀,也當不了,什么高級情婦的身份了。”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要不如,我們家請她們三個,做我們家的保姆吧。”



    李琴嘴里建議著。



    “我們幾個,過一年的時間,肚子肯定都會大起來的,到時候出去買什么服侍丫頭,倒不如請她們三個,做我們家的保姆著。”



    李琴的話,倒讓張云想了起來。



    自己小時候的時候,就是這三個姑姑幫著帶大的。



    “她們三個,領小孩的話,肯定在行,可是姑姑家,對我們家,對我們家族,都是有恩的,這樣的女人,怎么好意思,來讓她們當我家的服侍丫頭呢,知道了這樣的事情,爸媽肯定不同意的。”



    張云一邊騎著單小蜜,一邊心里想著。



    張云身下的單小蜜,感覺張云無精打采著。



    就說道著他——有點精神好不好。



    單出了這句話,三分鐘后,就徹底后悔了。



    因為在那句話后的三分鐘時間里,她的身體,被張云徹徹底底的,騎玩到了,身疲力盡的階段。



    嘴里的呼吸,跟不上著。



    整個身體,微微顫抖了足足三分鐘的時間,此時還在顫抖著……



    感受著自己身體的情況,單小蜜嘴里對著自己的老公,暗暗說道——人家都求饒了,你……哎呦……



    感覺著自己的雙腿,都酸了,單小蜜嘴里無奈著。



    連說道自己老公的話語,都放棄了。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