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62章 三位姑姑

第62章 三位姑姑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跟單不出什么好來。



    張云也就掛了電話。



    打算到時候看著辦了。



    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實習醫生的實踐手術消息一發布出來。



    社會上的反應還是很踴躍著。



    特別是有內部消息的一些病患。



    在下午的時候,就來到了醫院,急著報名著。



    社會上,有很多這樣患了胸腦外科疾病的病人。



    這些病人,因為高昂的醫藥費,所以平時只能是選擇吃藥這種等死的治療方法。



    如今有了這樣的好機會,自然是求姥姥,告奶奶著,想要獲得一個名額著。



    命,誰不想要啊。



    張云提前跟醫院方面打了個招呼,把自己老丈人的情況,跟醫院方面說道了一下。



    讓他們給自己留這樣一個名額著。



    一個下午的時間。



    張云在醫院里,也算是挺忙碌著。



    一些匯總過來的病患資料,到了他的手中,他著,還有就是和一些醫院的領導,商量著自己十個實踐手術名額,具體該接手什么樣類型的情況,也要好好交流著。



    在忙忙碌碌的下午工作時間里,張云抽空來到了自己原來工作的地方,找了一下自己的大師兄許一軍。



    “許老二!忙呢?”



    張云來到許一軍辦公室的時候。



    見他呆呆著看著電腦屏幕,不知看到了什么,顯得投入著。



    “老四,你來了啊!”



    “過來看看。”



    許一軍示意著張云。



    “啥東西啊?”



    張云走到了許一軍的身后,看著他眼前的電腦屏幕。



    電腦屏幕上,赫然寫著。



    實習醫生考試結果:魚龍兵——83分。



    張云看著電腦屏幕上的信息,嘴里暗暗一句——老三被刷下來了。



    “是呀!差了兩分,看來他是不能在我們醫院轉正了。”



    對于魚龍兵不能在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轉正這樣的事情,許一軍顯得不是很開心,也不是很傷心著。



    只是像旁觀者一般看著。



    “老三一定傷心死了,要不我們兩個,找一天,陪他喝頓酒。”



    雖然跟魚龍兵接觸的不多,但張云還是蠻喜歡這小子的。



    如今他要走了,張云自然也顯得不舍著。



    “不用了,等他下放哪天,我們兄弟三個,再聚一下吧。”



    許一軍說著話,目光轉到了張云的身上。



    “你小子,不是轉到了普通病區實踐了嘛?怎么又回來了。”



    “這不是,求你點事情嘛。”



    張云嘴里不好意思著。



    “求我事情?我能給你辦到什么事情啊?如今你可是醫院里的香餑餑,你只要提出要求著,醫院能不給你滿足著。”



    “估計你讓徐副院長,那老娘們給跳脫衣舞,院方開個常委會,也會同意著。”



    徐副院長,是醫院的一名女性副院長。



    因為年歲已高,長得又胖。



    這老娘們,就成了張云幾個開玩笑的對象。



    “去,去,去,把拿我開心。”



    張云說著許一軍。



    “我求的,不是醫院方面的事情,是外面的事情?”



    “外面的事情?”



    許一軍嘴里微微一笑。



    “怎么?又搞了幾個女人,無處安置了?”



    許一軍一下子,就聯想到了女人的身上。



    “不是的。”



    張云說著話,無奈著把自己三個姑姑的事情,跟許一軍交代了一下。



    要是再不交代,張云就怕許一軍,還能想到更遠的地方去。



    “我三個姑姑,估計跟云都市一個大家族的分家,扯上了關系,所以的話,我想問問你,你手頭上有沒有關系,幫我調查一下其中的情況。”



    張云離家前,自己父母交代給自己的事情,他還是記得很清楚著。



    而這三個姑姑,因為從小和張云之間的關系,顯得親密著。



    所以就張云自己來說,也是愿意,盡量著幫助著她們三個。



    “是這樣啊。”



    聽著張云的話,許一軍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然后掏出了一個手機,慢慢查著。



    “我在醫院工作的時間也不長,真正能利用到的關系也就不多,這個吧,上次她父親來我們醫院住院,我多少還算是幫助了一下她的。”



    許一軍把手機翻到了一個手機號碼上。



    讓張云看了看。



    手機號碼上顯示出來的一張照片,是個女警的照片,只是這個女警的摸樣,顯得有些發福著,年紀的話,也顯得不小了的樣子。



    “她在市刑警隊工作,打聽消息起來,應該比較方便著。”



    許一軍說著話,就打通了這個電話號碼。



    “喂……”



    一翻簡短的寒暄之后,許一軍就開誠布公著,向對方說明了情況,讓她幫忙一下,查查張云三個姑姑的境況,和她們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樣的麻煩。



    另外的話,三個姑姑牽扯的家族,具體的情況,也讓對方順便查一下著。



    對方倒是挺念這份舊情的,聽了許一軍的話,滿口答應著。



    “老二,謝謝了?下次我請客。”



    在許老二這里,得到了滿意的結果后。



    張云顯得高興著。



    “放心吧,這一頓,我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許一軍嘴里呵呵笑著。



    從許一軍這里離開后,張云就回到了醫院的家。



    呆呆想著,晚上和單二蜜約會的事情。



    跟自己老婆的姐姐約會,這事聽起來,總是讓張云覺得離譜著。



    可是在快活世界,這又是說得通的事情。



    吃過了晚飯,回來的幾個醫院老婆,還有早就從學校里,放學回來的李琴和單小蜜,看著張云趴在床上,一動不動,想心事的樣子。



    嘴里微微笑著。



    “還不去,快到點了。”



    單小蜜提醒著張云。



    “小蜜,要不你也跟著去吧。”



    張云覺得,跟自己老婆的二姐約會,自己還是顯得有些接受不了著。



    “感覺就像是在**一般。”



    張云心里覺得。



    就想把自己老婆單小蜜也給拉上著。



    “人家是約你,又沒約我?”



    單小蜜暗暗了一聲,身體就在房間的床上,翻著身著。



    如今張云的宿舍空間,因為搬了宿舍的關系,顯得大了不少。



    自己的兩個懶貨老婆,李琴和單小蜜,一回來,吃飯都是他三個小老婆,幫著從食堂帶的,其余時間,就是趴在床上,看著言情劇著。



    “你是她妹妹,去了又不要緊著,就說是想姐姐了。”



    “哈哈……”



    張云的話,一說,李琴和單小蜜,都是笑得不行著。



    就連在一邊洗衣服的徐一一也是,笑得開心著。



    醫院宿舍里,是有全自動洗衣機著,但是再全自動,還是要人工拿出來,晾曬一翻著。



    “我又不是小女孩,怎么可能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單道著自己的老公。



    “老公,起來吧,要是二蜜姐真有這個意思,也沒什么的。”



    李琴爬到了張云的身邊,拉著張云的身體。



    想把張云從床上拉起來著。



    “感覺好,娶了她就是了,不就是一個老婆嘛。”



    張云沒想到,自己的大老婆李琴也這么說著。



    “哎……”



    張云也知道,再擔憂,這單二蜜,自己還是要見的。



    所以就從床上爬了起來。



    整理了一下,也就出去了。



    夜晚的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顯得安靜著。



    只有晚上掛門診的地方,稍微顯得有些熱鬧著。



    張云一身休閑的服飾穿在身上。



    上身寬松t恤,下身四角短褲著。



    朝著醫院的門外走去了。



    轉過醫院門外一個街角。



    張云就來到了西點咖啡廳的門外。



    晚上接近八點的時候,咖啡廳的門外,燈光閃爍著,營造出一種很浪漫的氣氛。



    男男女女,相擁著,進出著西點咖啡廳。



    其中,大多都是一個男的,揉著身邊兩個情人著。



    嘴里的話,也是相互間,顯得很甜蜜的那種。



    看著這樣的環境,張云看了看自己身下的四角褲。



    嘴里暗暗一句——我咧個去。



    雖然意識到了,自己穿衣的問題。



    但是張云覺得,既然已經來到了咖啡廳門前,自然就沒有道理,再回去換衣服了。



    張云直接闖進了眼前的咖啡館里。



    要不是因為張云闖進去的時候,顯得理直氣壯著。



    守著咖啡廳門外的兩個服務員,肯定會因為張云身下的四角褲,勸他暫時離開著。



    張云走進咖啡廳里一聞,感覺這里除了一種淡淡的咖啡香味外,還有一種說不出的香味。



    同時的話,舒緩的音樂,在咖啡廳的各個角落中發出著。



    讓人舒展著神經。



    一個咖啡廳里的服務員,見到了張云,正想上來接待他的時候,張云卻注意到了,咖啡廳一個角落里的單二蜜,還有盧小小。



    見到了她們兩個,張云迎了上去。



    看著這個盧小小,張云心里疑惑著。



    “呀的,盧小小怎么在這里啊?”



    張云嘴里笑著,向兩女打著招呼。



    單二蜜和盧小小看著張云身下穿著的四角褲,嘴里都是笑著。



    “呵呵……張醫生,看來真是忙得過頭了,來這里,竟然穿著如此清涼著。”



    盧小小,顯得不客氣著,張云剛落座,就說道著他。



    “卡布奇諾……”



    沒等服務員過來,張云示意了他一下。



    服務員點了點頭,就下去準備了。



    “我以為就我二姐約我,二姐是我家里人,所以就穿得相對隨便了一點。”



    張云說著話,看了看身邊的二姐單二蜜。



    想要讓她向自己解釋一下,為什么會把盧小小,也約了出來。



    “小云啊!不好意思了,今天約你過來呢,是想跟你談點事情。”



    “談點事情?”



    “對,是小小的事情。”



    “你可能不知道吧,小小所在的家族,是我們云都市的奇美家族這樣的事情吧。”



    單二蜜說出了盧小小的身份。



    “啥,奇美家族,云都市四大家族中的奇美家族。”



    張云嘴里驚訝了一聲。



    “對!不過小小的身份,只不過是這個奇美家族族長情婦的私生女,因為這個族長,生的兒子很多很多,足足有六十幾個,而女兒卻獨獨四個,所以就是情婦所生的小小,也得到了家族族長的喜歡,可是小小為了自己的面子,在自己父親面前,犯了一個錯誤。”



    “在一次家族聚會上,向自己的父親,撒了個謊,說自己已經有男朋友了,而且還是大醫院的醫生。”



    張云把自己二姐的話,聽到這里,心里大概著就明白了。



    自己的二姐讓自己過來,到底是干嘛了。



    “我靠!這么狗血的情節,老子也能碰上。”



    張云心里暗暗了一聲。



    “估計是想讓老子,扮演這個徐小小的男朋友。”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