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59章 怪胎

第59章 怪胎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我那次模擬考試,只是得到了94分啊,這樣的分數,雖然很好,但也不是很高啊。”



    張云顯得不懂著。



    “手術的技能,也是分好多種的,你在那次模擬手術中,展現出來的幾種技能,有一部分,我是不敢茍同著,有一部分,是我也不得不佩服的。”



    曹云德一邊說著話,一邊轉頭暗暗看著張云。



    “也不知道,你這小子,是怎么在學校里學習的,你那三流的母校,怎么就培養出你這個怪胎來了。”



    “老大!不要攻擊我的母校吧。”



    張云嘴里呵呵笑著。



    “你這小子。”



    自己的徒弟有能耐,曹云德的臉上也開心著。



    昂著頭,挺著胸,因為魚龍兵輸給了越進妹妹而造成的心中不爽,一時間,全部煙消云散了。



    醫院常務會議,在vip病區的十二樓舉行。



    曹云德和張云來到的時候,里面已經坐了好幾個人了。



    能參加醫院常務會議的人員,都是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頭頭腦腦們。



    這些人,對著張云都是很有興趣著看上了幾眼。



    顯然也是看過那流傳在絡上的張云模擬手術的視頻著。



    曹云德讓張云坐到了旁邊的一個旁聽席上,自己的話,坐到了眼前圓桌會議的旁邊。



    “老曹,你這徒弟,挺厲害的嘛?”



    曹云德身邊的越進,嘴里暗暗說著。



    手中的圓珠筆,被他不停玩在手中著。



    轉來轉去著。



    “一般,一般拉。”



    曹云德嘴里打著哈哈著。



    暗暗看了一眼身邊的這個越進。



    “再怎么厲害,也比不上你妹妹厲害啊,實習醫生的考試,第一次都能考上98分著,這丫頭,以后肯定是前途無量著。”



    曹云德諷刺著越進。



    曹云德知道,不管在那個醫院里面,女醫生再厲害,也是組織不了一個科室團隊的。



    因為女性這樣的身份,已經就決定了她的能力,是組織不了,一個多么有凝聚力的團隊著。



    “哼!她是個女孩,前途再無量,也不過是給以后那個醫生,當個助手老婆而已。”



    越進嘴里無奈了一句。



    目光朝著身后的張云,仔細看了一眼。



    “真搞不清楚,三流醫院里,竟然還能出這樣的怪胎醫生。”



    “怎么?你后悔當初沒選到他了。”



    曹云德嘴里得意著。



    曹云德正想跟越進再說道幾句的時候。



    醫院的黨委書記和院長,走進了會議室。



    開始了今天醫院的常委會議。



    張云坐在一邊,安靜的聽著。



    連手機都不敢玩著。



    畢竟眼前的會議,是這個醫院,最高等級的會議了。



    醫院的黨委書記和院長,說道著最近一段時間,醫院工作碰到的問題,還有就是未來幾天,醫院要迎來的一些大小事件。



    說著這些,讓大家心里有些準備著。



    大概大半個小時會議后,這才把話題轉到了張云的身上。



    “你就是我們實習醫生張云。”



    醫院的黨委書記,對張云問著話。



    “是的,書記。”



    張云顯得老實著。



    站在了這位書記的面前。



    “這個模擬手術,是你做得嘛?”



    醫院的黨委書記,示意了一下。



    讓一邊的一個會議記錄員。



    把會議室的燈光熄滅了,然后用投影儀,把張云在常州市模擬手術的視頻,在銀幕上播放著。



    張云看了看,屏幕上展現的幾個手術動作,忙是點了點頭。



    “是我做得。”



    “恩,很好。”



    黨委書記點了點頭,嘴里笑著。



    “你能在這里,再次給大家展現一下,這個手術內容嘛?”



    張云沒有想到,已經有人把一臺手術模擬器,送到了這個會議室來。



    在醫院黨委書記的話后,就用工作人員,把這臺模擬器給推了出來。



    “這是……”



    張云不好意思了一聲。



    “測試,是對你的測試。”



    醫院黨委書記,嘴里直接說著。



    “你要是測試的成績,能跟這個視頻展現的成績一樣,醫院對你的實習醫生安排,會有所改變。”



    “有所改變。”



    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這是一次機會。”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知道了,那就讓我來試試吧。”



    張云在機會面前,顯得義不容辭了起來。



    嘴里呼吸了幾口,平靜著自己的心情。



    目光對自己的科室主任曹云德那里,暗暗點了點頭著。



    讓自己的老大放心著。



    然后就朝眼前的模擬手術臺上走了上去。



    “這小子,倒挺有信心的,都不用說,自己就跑了上去。”



    “信心是一回事,能力卻是另外一回事,眼前的這個手術,不是有信心就能辦好的。”



    幾個會議室里的醫院領導,嘴里暗自嘀咕著。



    “是呀,這個手術,要是沒有超強的解剖手法,是絕對無法達到9o分以上水平的,我看他那次去常州市,估計也是因為一時狀態好,或者就是常州市的模擬手術器,根本調低了難度,才造成的,畢竟只是一個地區級醫院嘛。”



    “恩,這個視頻錄像,雖然最終的分數不是很高,但是其中解剖的手法和縫合的手法,都達到了我們醫院主任醫師的水平,這樣一個毛頭小子,怎么可能達到這樣的水平呢?”



    有開完會議的醫生。



    顯得完全不信著,不是為了給醫院黨委書記和院長一個面子,早就抽身離開了。



    怎么可能還在這里,看著張云做什么模擬手術著。



    幾個暗自嘀咕的會議室醫生,在靠窗的位置,偷偷抽起了煙。



    對于張云在模擬手術中的表現,似乎一點也不在乎著。



    大概抽了兩根香煙后,似乎感受著會議室里的氣氛顯得有些不對。



    這幾個一開始漠不關心張云手術進展的醫生,再次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遠處的投影儀上。



    一般需要四個小時完成的手術,在十分鐘后,張云幾乎已經完成了五分之一的進度。



    而且投影儀上顯示的病人出血數量為2oo。



    “這個手術,做到現在,只是讓病人出血2oo,這模擬手術器不會是有問題了吧。”



    有醫生嘴里疑惑著。



    可是更多的醫生,被張云手中展現的解剖手法,所折服著。



    目光死死盯著那個屏幕。



    張云手中的模擬手術刀,看上去就像是玩具一般。



    隨意著在默契器的屏幕里,對病人的身體,進行切割著。



    那樣子,像足了恐怖片里的畫面。



    一刀一刀快速的下去著。



    可是每一刀下去的位置,卻又是那么相得益彰著。



    順著病人肌體的紋理,下去著,幾乎沒有偏差著。



    幾個看著的,也是操刀外科手術的醫生。



    不知不覺中,也是用自己的雙手比劃著。



    可是比劃來比劃去,自己的雙手再怎么靈活,也比不上投影儀中,張云的雙手靈活著。



    更不要說,張云手法的大膽了。



    沒有一分的遲疑,該切哪里,就切哪里著。



    一絲猶豫也沒有著,哪怕是最危險,最困難的幾刀。



    他都是毫不停頓的切了下去。



    就像是切西瓜一樣順利著。



    看著讓周圍這些動慣了手術刀的醫生們,都是驚出一身冷汗著。



    “天才啊?這小子在解剖上絕對是天才。”



    有醫生嘴里暗暗嘀咕著。



    “是呀,這下我們醫院,全國胸腦外科第一醫院的招牌,算是有希望拿下了,只要把這個家伙給真正培養起來就行了。”



    “老曹!這小子的解剖手法,好像比你我的還要厲害啊。”



    平時看著關系很對立的曹云德和越進,此時,卻站在了一起,一同看著投影儀上,張云的手術進展。



    看到精彩處,兩人也是不停點頭,表示贊同著。



    可是張云除了解剖手法和縫合手法,顯得異常獨到外,另外幾個手術刀的使用手法,卻根本入不了兩位主任醫師的眼。



    “這小子,要是把另外幾個手術手法,練習到一般縣級醫院主任醫師的水平,那他的能力,幾乎就可以和我們兩個媲美了。”



    越進嘴里感慨著。



    “是呀,美中不足啊。”



    曹云德嘴里也是惋惜了一聲。



    四個小時的手術進程,張云在短短一小時五十分鐘的時間下,就完成了。



    當張云從模擬手術臺上走下來的時候,他得到了全場醫生雷鳴般的掌聲,還有就是他們敬重的目光。



    對一個有威望的專家醫生的敬重目光。



    張云不好意思的笑著,走到了自己師傅的旁邊。



    看著投影儀上,緩緩顯示出來的,模擬手術的成績95.5分。



    “比在常州市的那次,高了一點了。”



    張云看著這樣的分數,心里滿意著。



    知道自己最近幾天的抽風刀,沒有白練著。



    會議室的燈光,在醫院黨委書記的示意下,再次打開了。



    “小曹啊!你的弟子不錯。”



    黨委書記,對著曹云德點了點頭。



    “不輸你當年的風范。”



    “周書記,說笑了,他的成績也只是一般般,除了縫合技術和解剖技術,顯得挺好外,另外幾個,還真是有得要學了。”



    曹云德難得這么謙虛著。



    對著那醫院黨委書記,陪著笑容。



    “你也不用過謙了,這縫合技術和解剖技術,我看,你都趕不上他了吧。”



    周書記嘴里笑著。



    “再說了,這胸腦外科的手術,七成依靠的都是這解剖技術,而且有一些胸部的外科手術,幾乎九成五是需要解剖技術來完成的。”



    “他把解剖技術學號了,就是學號了胸腦外科手術的一半刀法。”



    周書記說道這里,嘴里笑著。



    “很好,很好啊!我們醫院,在全國叫得響的科室,就是胸腦外科,能從這樣的科室中,走出這樣的年輕人才,我們醫院,在胸腦外科的技術領先地位,在國內醫院來說,可以繼續保持了,說不定還能拼一拼全國第一的位置。”



    云都市第一人民醫院,是以兒科治療,排名全國第一而聞名著。



    云都市第二人民醫院,是以不孕不育治療,為全國第一而立足于云都市眾醫院的。



    可是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雖然有很強大的胸腦外科專業,但是全國第一,它們醫院,還不敢輕易夸口著。



    畢竟在華夏國內,還有兩家醫院,胸腦外科專業,也是很出名著,和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胸腦外科,幾乎齊名著。



    要是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能在這個專業領域,打敗這兩家醫院。



    那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也就有一個科室,可以鼎立于全國醫院之首了。



    為了這樣的一個目標,眼前會議室里的周書記,已經努力了大半輩子。



    如今看著張云剛才模擬手術的表現,他知道希望來了。



    “這個禮拜,開始向社會征集,得了胸腦外科疾病的貧困人員,醫院出資,免費給他們開刀,由張云主刀,曹云德在旁監督,讓他正式進行實際操作。”



    周書記嘴里決定著。



    “什么!現在就讓他實際主刀。”



    曹云德嘴里暗暗驚訝著。



    “他才當實習醫生一個禮拜啊。”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