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57章 小老公

第57章 小老公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恩,知道了,你們躺下吧。”



    張云嘴里示意著。



    看著三女乖乖著,都躺在房間的床上。



    張云手中的手機按鈕,也就按了下去。



    嗡……的一聲。



    三女身下的震動球,開始工作了起來。



    “啊……”



    麗榮,于婷婷和于優優。



    三女一時間,就在床上蜷縮了起來。



    在床上不停翻轉,打滾著。



    一會兒雙腿死死并攏著,一會兒雙腿死死打開著。



    張云坐在床邊,從口袋里點燃了一根煙,默默抽著。



    偶爾著,回頭看著床上的三女。



    像玩偶一般,玩弄著三女,張云心里并不是很舒服著。



    可是世界不同,身為男人,疼愛自己女人的方式也就不同了。



    此時此刻,自己這樣的玩弄方式,對于這個世界的女人來說,也是一種不錯疼愛的方式。



    抽完了一根煙,張云把手機遙控器,放到了一邊,脫著自己身上的衣服。



    把自己脫得精光光著,走上了床上。



    “老公……”



    麗榮在自己身體艱難的情況下,從床上跪了起來。



    任著震動球,嗡嗡的聲音,在她身體里面不停發出著。



    那雙合攏的大腿,因為這樣的震動,而不得不時常,在張云的面前,怪異著打開著。



    “老公,老公。”



    于婷婷和于優優也是。



    見了老公上來了,也是一個個跪在張云的面前。



    眼前的三個老婆,是快活世界,三個最傳統的女人。



    在床上,聽話,懂事著。



    老公怎么玩她們,都是可以的。



    “恩……”



    張云暗暗了一聲。



    “婷婷和優優,親我下面,麗榮姐,我們來。”



    張云低身,吻住了麗榮。



    自己的身下,讓于婷婷和于優優吻著。



    都是自己的老婆,雖然感情不深,但張云怎么也得努力一下,讓三個老婆和自己的感情深起來。



    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感情,多吻幾下,其實提升的速度,還是蠻快的。



    所以張云就在床上,一邊揉著麗榮親著,一邊用手,按著于婷婷和于優優的小腦袋。



    讓她們姐妹倆,親著自己的下面。



    一時間,張云的上面和下面,都發出了**波的親吻聲。



    口水和粉色的小舌頭,也在張云的上面和下面,不停展現著。



    和自己的老公親吻,是這個世界女人們,最喜歡的事情了。



    不管親吻的位置是上面還是下面。



    女人們顯得都是激動著。



    “老公,老公。”



    麗榮說著話,十指交纏著,和張云吻個不停著。



    小舌頭一直添在自己老公的大舌頭上。



    “小老公……”



    于婷婷和于優優,吻著張云的身下,也是相互交叉著,吻得熱烈著。



    上面的老公是大老公,下面的老公,那就是她們的小老公著。



    不管面對著大老公還是小老公,姐妹倆,都是愛戀依依著。



    “呵呵……讓姐姐親親這里。”



    于婷婷溫柔的親吻在張云下面那東西的上頭。



    于優優則是含著那東西的下面兩個。



    “呵呵……”



    吻得開心下,張云那東西,不僅變得濕漉漉著,而且被于婷婷和于優優,用手指不停推打著。



    “小壞蛋,小壞蛋,呵呵……”



    和自己的小老公,玩樂在一起,于婷婷和于優優,顯得異常開心著。



    足足三十分鐘的熱吻,張云和三女間的感情,多少到了夫妻間的地步。



    接下來,張云屏住呼吸,小心而緩慢著,開始先將三個老婆的處女地開墾了起來。



    這種開墾的活。



    需要耐心。



    因為心里有愛,張云也就有了那份愛心。



    慢慢的弄,慢慢的干著。



    先是把三個老婆的身體,都開墾了出來。



    那里面三張精細的膜。



    開墾的完全破碎了,完全碾壓了。



    然后再好好吻著她們,讓她們的身體,慢慢從破處的痛苦中,緩轉過來。



    然后的話,再讓三美都趴在張云的身下,讓張云一個個,美美的從她們的身后干著。



    “恩!麗榮姐,現在感覺不錯了吧,我們結合在一起的聲音,好聽多了。”



    騎在麗榮的身上,騎玩著這位好姐姐。



    張云嘴里暗暗說著。



    回想著剛才,麗榮因為破處,而痛哭的樣子,張云嘴里笑著。



    “老公……啊……不要取笑人家嘛?”



    麗榮說著話,有些受不了自己的老公著。



    上半身趴在床上,下半身高高頂起著。



    感受著自己老公的勇猛。



    “怪不得姐姐們,都說受不了老公那東西,老公那東西,還真不是蓋的。”



    “塞滿了人家的身體不說,每一次進出人家的身體,都讓人家有一種,要被完全弄死了的感覺。”



    麗榮心里幸福著。



    小嘴里,不停蕩漾著幸福的聲音。



    啊……啊……啊……



    配合著自己老公對于自己身體的進入,她嘴里的聲音,喊得很整齊著。



    就像是喊著讓老公加油的號子一般。



    “麗榮姐,你休息一下,我再玩玩婷婷姐的。”



    有了**上的接觸。



    張云對三位老婆喊姐姐的聲音,也就變得親密自然著。



    “不要,那東西不在我身體里可以,這個要在的。”



    麗榮感受著自己老公的身體,要從自己的身上,騎壓的旁邊于婷婷妹妹的身上。



    嘴里急著,抓住了張云的手指,暗暗求著。



    此時此刻的麗榮,身心寂寞的靈魂,被張云那東西,完全霸占了,如今那東西,說要抽離,她怎么肯。



    所以抓著自己老公的手指,暗暗乞求著。



    “那東西,不在人家的身體里,是可以,但是總要留一點東西,在人家身體中著。”



    麗榮心里想著。



    “知道了,麗榮姐。”



    張云嘴里笑著。



    “兩個手指,夠了吧。”



    張云還是騎壓在了于婷婷的身體里面。



    同時把自己的兩個手指,進入到了麗榮的身體中。



    “恩……”



    麗榮又是幸福,又是害羞了一聲。



    “有你的東西就行,你玩婷婷吧。”



    “呵呵……”



    張云嘴里笑著,開始騎玩起自己的婷婷姐了。



    先是美美著感受了幾下,自己婷婷姐的身體。



    聽著美妙的聲音,從自己的身下和于婷婷的身下發出著。



    張云臉上得意著。



    “婷婷姐的身體,也挺不錯的,深度雖然不夠,讓我不能盡興的玩著,可是緊度還真是緊,弄起來,整個身下,都是舒服不行著。”



    “優優姐,親親下面的小老公。”



    張云拉了一下身邊的于優優。



    在爽著于婷婷身下的時候,也不忘,拿著自己身下的東西,在于優優的小嘴里爽一下。



    快活世界的女人,沒有嫌自己男人老公的身下,這個東西臟的時候。



    只要是自己姐妹身上粘帶的東西,她們都會很高興著,用自己的小嘴,把這些東西吞食掉著。



    更何況,張云身下那玩意上面的東西,還是自己孿生姐姐的,所以于優優吞食起來,就更是爽快了。



    看上去,就像是一條貪吃蛇一般。



    張云在這三個性格最傳統女孩的服侍下,玩得也是很開心著。



    難得著,在三個剛剛開發出身體的老婆幫助下,自己最終也爽了一回。



    張云也是很主動著,讓自己三個老婆,都承受了自己身體幾槍著。



    被注入了自己老公的身體精華后。



    麗榮和于婷婷姐妹倆,臉上除了舒服外,更多的是一種幸福的感覺。



    “老公……”



    麗榮著話,身體趴在張云的胸口。



    “你可真厲害,一共六槍,姐妹三人,每人兩槍,分得那么準著。”



    “那是,我是槍神嘛。”



    張云的話,讓揉在他身邊的三個老婆,嘴里都是笑著。



    “謝謝老公了,第一次得到我們,還給我們生寶寶的機會,也不知道我們姐妹三個的肚子,爭不爭氣,能不能給老公懷寶寶著。”



    于婷婷開心著,摸著自己的小肚子,那樣子,看上去好像,她肚子里,還真有張云的孩子一般了。



    “老公!回去了以后,在那邊上班的時候,可要記得,經常用手機,玩我們這兒五個姐妹身體里的震動球啊?”



    于優優則是提醒著張云。



    在云都市的日子里,不要忘了他身為一個丈夫的責任。



    “我們可都是你新得的老婆,一天遠程遙控的玩上我們五六回,都是不嫌多的,一般男人得了新得的老婆,都是這樣的。”



    “有的玩得厲害著,一天用震動球,玩自己老婆十來回的都有。”



    “玩你們這么多,你們不用工作了啊?”



    在老婆的提醒下,張云心里也有了數。



    知道自己回到云都市后,有空沒空的時候,要多玩常州市這里五個老婆的身體著。



    “我們五個,麗榮姐姐是你的助手女醫生,我們兩個和雪紅雪青,是你的全程美護,這樣的身份下,你不在這里的話,我們能有什么工作啊,只是留守著。”



    “再說了,我們的身份擺在那里,都是你的女人,這樣的身份下,我們五個,上班的時候,就是聊一整天的天,都是沒人管著。”



    “當然了,在這一天的時間了,人們要是發現,我們身上的貞操帶,一直不停發出嗡嗡嗡的聲音,醫院里的人,對我們五個,可就會更加尊重了。”



    “因為他們知道你對我們五個,還是很喜歡的,這樣的情況下,常州市的上上下下,對我們五個,肯定是敬如上賓著。”



    “他們可就指望著我們五個,能把你的心,一直留在常州市著。”



    醫院的一些常理,于優優說給了張云聽著。



    “恩!知道了。”



    讓自己老婆,在醫院里有地位,不受院方的欺負,這樣的事情,張云自然愿意配合著。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該回云都市了。”



    看著外面的天色已暗。



    張云對床上的三個老婆,暗暗說著。



    “老公!”



    麗榮說著話,就撲在了張云的懷里,顯得對自己老公不舍著。



    “老公……”



    于婷婷和于優優也是,緊緊揉住了張云的身體著。



    “傻老婆,我下個雙休日,不是還過來的嘛?”



    張云安慰著她們。



    都是有感情的夫妻了。



    三女心中的悲痛,張云身心能感受得到。



    可是眼前這樣的情況,是快活世界,有能力的男醫生,一定會碰上的事情。



    因為工作的關系,在幾個城市里,都有自己的家庭。



    一個禮拜的時間,這個男醫生,奔波在這幾個城市里的醫院中,工作著,也是和這幾個城市里的老婆團圓著。



    除了一年之中,幾個比較大的節日,一般這幾個家庭中的老婆,是無法聚集在一起,一同陪伴著自己的老公身邊著。



    分開是一種悲傷,但是悲傷過后,再次團聚的時候,卻化作了一種喜悅。



    張云安慰著三女。



    她們三個,則是和張云一通長長的熱吻后,心里的悲傷感覺,才慢慢放了下去。



    “老公,你不在的日子里,你一定要把我們五個,集中起來,在一起,用視頻連線的方式,狠狠玩我們姐妹五個一次,這樣的話,我們五個姐妹,才感覺,你一直在我們身邊著。”



    麗榮對張云提著自己的要求。



    “是呀,一定要狠狠玩著,不然我們對你思念的心,是很難平靜下來的。”



    于婷婷也是說著張云。



    “知道了,知道了。”



    張云對這三個老婆,有了感情,可他沒想到,她們三個,對于自己的感情卻這么深著。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