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56章 姐妹三人

第56章 姐妹三人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差不多了沒有。”



    張云說著話,伸手拍著自己幾個老婆的身下。



    一邊拍著,一邊在自己的老婆身下按著。



    “塞緊了沒有?”



    感受著自己老婆的身下,有些部位凸出了。



    張云就輕輕往里塞著。



    “說了,不要塞那么多,現在走路麻煩了吧?”



    有的老婆,因為想讓老公,玩自己快樂一些,就讓張云,塞了好幾個震動球,在身體里面。



    如此的話,這些老婆,走路起來就顯得別扭著。



    “呵呵,是不是型號太小了,屁股肉,這么多,都露出來了。”



    在貞操帶下,很多老婆的屁股,也微微變形著。



    成了大屁股下面,還有小屁股的樣子。



    一翻最終的調整后,張云的十個老婆,都是心意滿滿著,選購好了,自己需要的貞操帶著。



    同時身體里面的震動球,也慢慢適應了起來。



    找到了這些震動球,該讓它們呆的地方。



    “姐姐說得好真對,是要往那凹槽里,塞好多紙巾著,不然的話,這樣震動下去,下面肯定全濕了。”



    單小蜜站在李琴的身邊,暗暗說著。



    “恩,資料上可是說了,女孩子第一次用這個東西,一天需要的紙巾量是五包以上,待會出去的時候,我在小店里,給你還有姐妹們,再多買幾打著。”



    “是嘛,需要那么多啊!那以后呢?”



    “以后的話,同樣的震動下,我們身體就會漸漸習慣了,需要紙巾的量,也就會少一些,不過看身體狀況的各異,有的人多一點,有的人少一點了,不過我看妹妹的情況,應該是屬于多的那種。”



    李琴說著話,伸手摸了摸單小蜜裙擺里面貞操帶的中間部位。



    “你看才幾分鐘啊,三張紙巾就完全濕透了,都要破吉尼斯紀錄了。”



    “姐姐……”



    聽著李琴的話,單小蜜嘴里羞著。



    張云看著十個老婆,貞操帶都賣得差不多了。



    又向旁邊的女店長,要了一套簡單的家庭服裝,讓自己的老婆們換上了。



    剛才的那套牛仔褲家庭服裝,因為七個老婆身下的牛仔褲,下面全部像尿濕了一般,所以不能穿了。



    那套齊臀的家庭服裝,太過暴露,張云腦子沒問題的話,也絕對不會讓自己的老婆們穿著,在大街上走著。



    女店長,看在張云一群人,在自己店里消費了十萬多人民幣這樣的事情,就很爽快著,給了一身居家的家庭服裝,讓張云的十個老婆,穿著。



    上身是白色的小禮服,帶著蕾絲的那種,下身是白色的牛仔褲,很緊身,露著下面內褲痕跡和貞操帶痕跡的一種。



    這種能把身體里面,內褲痕跡和貞操帶痕跡顯露出來的白色牛仔褲,在快活世界,名叫貞操牛仔褲。



    一些剛剛穿戴起貞操帶的女孩,很愿意穿這樣的牛仔褲著。



    女孩子喜歡這樣的牛仔褲,就是想要向全世界認識自己的人,顯露出一個信息。



    自己的身體,已經被一個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鎖上了貞操帶了。



    自己的身體,從此以后,就是被有地位的男人,看上的身體了。



    不同一般著。



    是社會上高級的女人。



    快活世界中的女人,絕大部分,都是為著這樣的一個目標而努力一生著。



    如今這個目標,在張云的幫助下,他的十個老婆都得到了。



    當她們跟著張云的步伐,走出情趣店的時候,一個個仰起著頭,挺著胸,顯得驕傲不行著。



    恨不得,讓街上經過的所有男人和女人,都知道,自己的身下,是裝有一個貞操帶著。



    張云看著自己身邊的十個老婆,有些夸張著,在大街上扭著自己肥臀,故意把自己身后貞操帶的痕跡展現出來的情況。



    嘴里暗暗笑著。



    心道一句——有必要嘛。



    “哎,新款的哎。”



    張云心里感覺沒什么,可是路過的女孩子,確實羨慕的目光,看著他身邊的十個老婆著。



    只是從她十個老婆身下的貞操帶痕跡,就看出了,他十個老婆身下貞操帶的款式,是最新款的。



    “這種款式,我聽說,會讓自己的老公,玩得很開心著,會更愛自己的老婆著。”



    路過的女孩,嘴里暗暗說著。



    “那是廣告上說得,估計水分很大。”



    另外一個女孩,嘴里暗暗說道著,顯得不是很信。



    “姐,人家有戴已經很好了,像我們兩個,都沒大老板要著,就是給人家當貼身丫頭,一年的身價,降低到十萬,也沒人跟我們簽合同著。”



    漸行漸遠的女孩,看著張云幾個老婆身后的貞操帶痕跡,勾起了心中悲傷的心結。



    臉上一陣苦楚著。



    在羨慕,在嫉妒的目光中,張云這十個老婆,恨不得眼前的街道,能拉長大幾百公里一般,讓更多的女孩子看看她們。



    她們的身上,可是實實在在穿著家庭服裝,同時鎖上了最新款貞操帶的女人。



    張云帶著這十個,牛氣哄哄的老婆,在一家成衣店里面,給她們十個,選了五套家具的家庭服裝,準備著家庭活動時,讓她們穿著。



    另外的話,還選了三套,情趣服裝,準備著,十個老婆,一同服侍著張云的時候,穿戴著。



    家具服裝的話,顯得普通,就是家庭主婦,平時都會穿的服裝,有褲裝的,有小禮服樣式的,也有簡單的職業裝,包臀裙之類的。



    情趣式的家庭服裝,其中一套是兔女裝,一共十件,穿十個老婆身上,那就是十只小兔兔女著。



    還有一套是女王裝!



    皮鞭加鉚釘皮靴,霸氣的不行。



    張云首先聲明,自己不是喜歡女王的受虐男人。



    只是老婆們變態,說女王裝顯得霸氣,所以一定要買。



    當然還騙著張云,說什么,姐妹們,穿了女王裝服侍他的時候,也會像兔兔女一樣溫柔的。



    一通軟磨硬泡,張云也就答應了。



    最后一套是標準的中式情趣裝。



    所謂中式情趣裝,指的就是肚兜裝。



    水綠色的肚兜,包裹著十個老婆。



    想來那風景,也是不錯著。



    都是華夏子孫嘛?張云自然是蠻喜歡這樣的服裝著。



    八套家庭服裝采購完畢后。



    張云最想說對不起的女人,就是麗榮。



    張云身上沒錢,那買貞操帶和家庭服裝的錢,都是從麗榮的卡上刷的。



    因為兩種東西,買的都是名牌,足足就消費了二十多萬。



    “麗老婆,不好意思了,這種事情,應該是做老公的掏錢,結果卻讓你……”



    張云滿臉慚愧著。



    “老公!我是你的人,我的錢,不就是你的錢嘛?”



    麗榮在大街上,直接安慰著張云。



    知道男人是愛面子的,為自己的女人,掏不出錢,對男人來說,確實蠻為難著。



    所以說話的語調,就極盡溫柔著。



    “麗姐!你是他的人嘛?名分上是,身體上,可還不是呢?”



    一邊的徐一一說道著。



    “身體上不是自己的女人,老公還欺負她,把她那么多錢,都給騙了,這老公,真不像話。”



    徐一一帶頭這么一說。



    李琴和單小蜜,還有雪紅她們,都是不停點頭著。



    “對,對,對,就知道欺負自己的女人著。”



    李琴添油加醋著。



    自己的女人們,為什么這么說,張云心里明白。



    就是想慫恿自己的男人,把麗榮給辦了。



    把她變成自己家里,真正的姐妹。



    “說什么,說什么呢?”



    張云嘴里說道著自己的老婆。



    “麗榮回家了,就是我的女人了,我當著你們的面,把她給……”



    張云本來想說的直接一點。



    但是怕麗榮不好意思了,就沒說。



    而是對著麗榮先問道——你不介意,在那么多姐姐面前,讓我把你身體得到吧?



    “老公,你說什么呢?”



    麗榮害羞著。



    “你怎么說,姐姐們怎么說,我就怎么做,我能決定什么啊?”



    麗榮白了張云一眼。



    心里微微甜蜜著。



    麗榮其實也怕,這次回了家,張云說不定就不會把自己和于婷婷,于優優的事情給辦了。



    這樣的事情,耽誤下去,在麗榮想來,也不是個事。



    “老公,她們兩個了。”



    麗榮示意了一下張云,自己身后的這對雙胞胎姐妹花。



    麗榮是張云常州市這個小家的小女主人。



    這于婷婷和于優優,對她來說就是家里的妹妹。



    妹妹還沒被自己的老公得到,這對她來說,也是一種牽掛,她不得不提醒著自己的老公。



    不想自己這個小家庭里,出現了兩個怨婦。



    “放心吧,她們兩個,我回云都市前,一定會辦了的。”



    此時的張云,也算是對自己身邊的女人,蠻了解了。



    這種到手的女人,是益早干,不能晚干著。



    一旦晚干了,這些女人心里的想法就會很多。



    哀哀怨怨著,感覺起來,就像是林黛玉一般。



    “婷婷,優優,聽見老公說得了嘛?說回云都市前,你們兩個的身體,是要交給他的。”



    一邊的雪紅,開著兩女的玩笑。



    因為在常州市醫院里,兩女對雪紅和雪青蠻照顧著。



    所以雪青和雪紅姐妹倆,也想她們的身體,早一點交給自己的老公。



    “那樣的話,我們就是真正的姐妹了。”



    雪紅嘴里呵呵笑著。



    “知道了,死丫頭。”



    于婷婷說著雪紅,目光對著張云暗暗了一眼。



    “謝謝老公關心了。”



    于婷婷拉著于優優,走到了張云的身邊,嘴里暗暗了一句。



    “恩,這是老公應該做的事情。”



    張云說著話,拍了拍兩女身后的小肥臀,揉著這對雙胞胎姐妹花,往前走著。



    時間大概到了下午三點多的時候。



    張云帶著自己的老婆們,回到了常州市的那個家里。



    買了東西的這些老婆們,顯得興奮著,把各自的東西都放好著。



    或者是收在身邊,打算帶回云都市去。



    而麗榮和于婷婷還有于優優的話,進了房間后,就被幾位姐姐,推著,送了旁邊的房間。



    好好先關在了里面。



    張云的話,喝了點水,休息了一下后,也就走進了那個房間中。



    因為要辦事了。



    碰……的一聲,房間的門,關上了。



    那是一間小臥室。



    面積顯得不大著。



    大概也就二十個平方不到的樣子。



    麗榮和于婷婷還有于優優三女,都坐在房間的床上。



    屋外的窗戶打開著,良好的采光下,三女臉上的容貌,展現在了張云的眼前。



    都是絕對的大美女,而且是張云喜歡的那種少婦類型。



    “老公。”



    看著張云的進來。



    三女都是微微緊張著,從床上站起了身體。



    張云對著三個老婆,微微一笑。



    雖然眼前三個老婆,顯得漂亮,有氣質,可是畢竟和張云沒多少感情存在。



    所以張云對于辦眼前這樣的事情,心里并不是很情愿著。



    張云想要辦的女人,是和自己有感情的女人。



    不僅是這個女人愛著自己,而且自己也要很愛著這個女人。



    可眼前的三個女人,張云對她們的愛,還很少。



    “有點例行公事的感覺,哎……”



    張云無奈著。



    張云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會為這樣的事情,而無奈一翻著。



    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機。



    然后把眼前三個老婆身體里面的震動球,調整到了高檔的位置。



    在正式在高檔位置打上勾前,張云對三個老婆,提醒了一句——給你們提升震動了,讓你們身體,多出點水。



    因為沒什么感情,對于三女的**,張云都選擇放棄著,而是用機器代替著。



    “恩!”



    麗榮暗暗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于婷婷和于優優的話,也是暗暗擔憂著,又期待著。



    嘴里對張云說道——請老公好好玩我們姐妹三人。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