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49章 我的壞老公

第49章 我的壞老公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媽……”



    上一次李琴來家里的時候,自己老媽就把自己的那些丑事,告訴了李琴。



    如今可好,面對著這么多大小兒媳,張云那些丑事,她可就說得更加勤快了。



    “呵呵,呵呵……”



    張云的母親,心里高興,而且也多喝了點酒。



    所以就顯得剎不住車著,如今自己兒子這么一說。



    自己只好忍住了。



    “你們休息,你們休息。”



    給自己的兒媳們,鋪完了地鋪。



    張云的母親,嘴里說道著,想要出去了。



    “媽,留下來,陪我們再多說一會兒吧。”



    李琴拉住了張云母親的手。



    “是呀,媽。”



    另外幾個兒媳也是說著。



    跟張云的母親,相處了一個下午的時間。



    這些張云的老婆們,都挺喜歡這個老婆子的。



    善良,說話也蠻風趣著。



    “這……”



    張云的母親,看了自己兒子一眼。



    嘴里暗暗說道——你們還要休息啊。



    看得出來,自己的母親,是怕耽誤自己休息了。



    “媽!我們一家子,也難得回來一次,多說會話,就多說會吧。”



    張云對自己的母親說著。



    “哎,哎,哎……”



    張云的母親,也是想和自己的兒媳們,多待著的。



    如今兒子放下了話,她就高興著和自己的兒媳們,坐在一起。



    這個兒媳問一句,那個兒媳問一句。



    問得都是這幾個兒媳,什么時候,跟著自己兒子的事情。



    婆婆這么問,到底是什么意思,張云的老婆們,心里都明白。



    “媽!你老放心好了,我和小蜜,要是肚子里有了老公的孩子,我們兩個就打算休學了。”



    李琴對自己的婆婆表明著態度。



    以前因為張云,還只是一個不入流的醫學院學生。



    李琴和張云在一起的時候,保險措施總是做得很好著。



    不想因為自己懷了張云的孩子,而耽誤了自己的學業。



    想著自己畢業后,和張云一起打拼著。



    但是如今,張云的身份不同了。



    如此的身份下,就不需要李琴和單小蜜,這一份打拼了。



    早早給他懷上孩子,在家里做個全職太太就行了。



    “美云和美青還有一一,她們三個,就更不用說了,在醫院里,給自己跟隨的醫生,懷上孩子,那是本本分分的事情,醫院會給予優厚的產假補助的。”



    “雪青和雪紅的話,更是了,因為是專家門診醫生的情婦,常州市醫院那邊,要是知道她們兩個,給老公懷了孩子,就知道她們對于老公的身份尊貴,對她們的各方面待遇,也會提高很多的。”



    聽著李琴的話,張云的母親不停點頭著。



    “好,好,好,有這些條件就好。”



    “琴兒啊!要是你們當中,誰給俺小云懷了孩子,你可第一時間給俺來個電話啊,到了五六月份大的時候,俺就過來,給你們當保姆。”



    “媽!那用你當保姆啊?到時候我們肚子真大了的時候,讓老公給我們挑幾個,專職丫頭就行了。”



    “專職丫頭?”



    張云的母親,暗暗了一聲。



    “太貴了,聽說養一個,十年,就要五百萬啊,還是不要了。”



    張云的母親,急著表態著。



    “媽!城市里,到了我這樣身份的男人,老婆生孩子的時候,專職丫頭是一定要養的,不養不像話。”



    張云無奈著。



    “怕貴,少養幾個就是了。”



    自己母親的觀念和自己的觀念,那絕對是不同的。



    所謂專職丫頭,就是買了自己身體,給家里男女主人,做奴仆的姑娘。



    也是社會上一種,為了改變自己命運,而努力追求的女孩子。



    身份上,相對比情婦低上一點。



    但也低不到哪去。



    情婦不能給老公生養,專職丫頭也一樣。



    情婦的話,養在家外面玩著,專職丫頭的話,是大老板們,養在家里的玩物。



    只是放著的地方不同而已。



    不過專職丫頭畢業的女孩子,在畢業的時候,在醫院里,都是做了絕育手術的。



    卵巢在藥物的作用下,會完全沒了生育的可能。



    只有做過了這樣的手術,女孩子,才能從專職丫頭的班級里,畢業出來。



    不然學校是不會發給她們畢業證書的。



    “媽不是怕你浪費錢嘛?”



    對于城市里的事情,張云的母親,也是顯得無奈著。



    和自己的兒子兒媳又說了幾句,特別是在兒媳生養的問題上,好好著叮囑了幾個兒媳幾句后,張云的母親,這才悻悻然的離開了張云的房間。



    兩年不回家,如今回家了。



    躺在自己家的床上。



    張云感覺美好著。



    身體在床上,轉了好幾個圈著。



    “老婆們,你們上來幾個,給我捏捏腿啊。”



    張云對床下的幾個老婆,笑著說著。



    “我們幾個,也是舟車勞頓著,自己腿都酸得不行了,誰給你捏啊。”



    單著張云。



    別的幾個張云的老婆,也是笑著。



    不過大家的目光,還是看著李琴那里。



    打算聽著李琴的指派。



    畢竟家里的男人,讓老婆給自己捏腿,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這樣的事情,老婆們要是反了,不做。



    那這些老婆,可就真要逆天了。



    一般沒點生活情趣的家里,像張云剛才那么一說。



    老婆們會一個個膽膽顫顫著,跪在男人的身下,讓男人挑著。



    哪想單小蜜一般,還非要說道著自己男人幾句著。



    “雪青,雪紅,一一,你們三個上去。”



    李琴示意著。



    “哎,姐姐(大主母)”



    三女答應著,笑著,爬上了張云的床頭。



    “老公!今晚怎么睡啊?”



    三女爬上了床頭,李琴也一樣,坐到了張云的身邊。



    小手安撫著張云的身下。



    感受一下張云身下的狀態。



    看看自己的老公,今晚需要的量,大不大。



    大的話,李琴就打算,讓自己的姐妹們,全部上來服侍著他。



    要是不大,李琴就想讓雪紅和雪青,還有徐一一三女,服侍著張云。



    畢竟這三女的身體,還沒有被老公開發,算不上自己家里,真正的姐妹。



    當然,要是感覺老公的身下,累了。



    李琴也就讓幾個姐妹,給老公捏捏腿,按按摩就行了。



    也就不會讓任何姐妹,耽誤著自己老公的休息了。



    “怎么每次都這樣,需求量這么大著。”



    李琴感受著張云身下的反應,嘴里暗暗無奈著。



    “一下子就起來了,還撞頭撞腦著。”



    對于自己老公能力這么好,哪個做妻子的,心里會不高興啊。



    特別是最近幾天,李琴發覺,每每被自己的老公,擁有一回。



    自己整個身心,都會被自己的老公,征服的不行。



    “明明,我的整個身體和心靈,都被他征服到了,可是如今,每一次和他做,還是被他一次次完全征服著。”



    雖然說妻子愛老公,心里和身體,被老公完全征服著,身為妻子的,面對著這樣的事情,心里也是很高興,很高興的。



    可是被征服到像李琴這樣程度的妻子,社會上,估計也沒有幾個著。



    因為征服的多了,李琴最近幾天,心里總是不由得想起自己的老公,雖然平時,這樣的情況也有,可沒最近幾天,動不動就想他著。



    當然,還有一點,讓李琴比較難以啟齒著。



    那就是自己的身體,似乎上癮了,很喜歡,在自己的老公身下,被老公的那東西,一次次征服的感覺。



    有時候,大白天想起那樣的事情時,下面反應的,都是一塌糊涂著。



    要用好多紙巾,擦著,才能擦干凈。



    感受完了自己老公身下的情況。



    李琴轉頭,朝著單小蜜和美云還有美青,點了點頭。



    示意著她們今晚也要準備著,服侍老公。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三女暗暗點頭,表示明白著,臉上自然也是羞紅一片著。



    “老公狀態,怎么這么好啊?明明來的路上,已經讓他爽了兩回了。”



    單小蜜心里想著。



    美青和美云的話,則是想著,昨晚被自己老公在床上,征服得死死的事情。



    老公那東西的能力如何,美青和美云姐妹倆,昨晚算是真正領教過了。



    那東西,就是教科書上欲仙欲死這個成語,真正的注解。



    完全合乎這個成語的意境著。



    看著李琴的目光暗示。



    美云和美青,想著待會要給自己的老公服侍的事情。



    身下控制不住的,就濕了。



    “這……”



    幾乎同時著,兩女大腿都微微繃緊了起來。



    生怕自己身下的液體,落到了下面的床單上。



    看著美云和美青姐妹倆的情況,一邊的單小蜜和李琴,臉上笑著。



    “傻丫頭。”



    單小蜜從旁邊的紙巾盒中,抽了幾張紙巾,給了這兩個姐妹。



    “是不是一想到,要服侍老公了,下面就濕了。”



    單小蜜問著兩女。



    “恩……”



    美云和美青,小聲回答了一聲。



    “以后啊,在這樣的時刻,你們姐妹倆,最好身下,先準備好,塞上一塊兩塊紙巾著,我和你們李琴姐,對于這樣的情況,其實都已經習慣了,下面早就準備好了。”



    單小蜜嘴里笑著,也輕聲解釋著這樣的情況。



    “小蜜姐!怎么會這樣啊?一想起那事,我身體就控制不住著。”



    美青嘴里害羞著。



    “對呀!而且還流得特別猛,特別快著,現在還在流著。”



    美云拿著一塊紙巾,塞在自己的身下,輕輕擦著,臉上害羞著,問著自己的小蜜姐。



    “傻丫頭,能為什么啊?還不是因為他太猛了一些,我們的身子,都喜歡上了,這股猛勁唄。”



    說起這樣的事情,單小蜜顯得也是很害羞著。



    “這……”



    說道這里,四女都低下了頭,顯得害羞又幸福著。



    對于女人來說,喜歡上被自己老公操得感覺,那是件很羞人的事情。



    可是隱隱著,這樣的一件事情,也代表著自己的身體,也完全喜歡上了自己的老公。



    為著這樣的感覺,四女心里,也是暗暗欣喜著。



    心都給了一個男人,看著自己的身體,也完全依戀著這個男人。



    看著這樣的事情,四女的心里,都是很開心,很甜蜜著。



    心里都是暗暗念叨著——我的壞老公。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