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47章 小兒媳婦

第47章 小兒媳婦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老爸,老媽,這些事情,他們是高興,可最高興的,還是我回來了。”



    “畢竟去年過年的時候,我都沒回來著。”



    張云不好意思的說著。



    伸手幫自己的大老婆李琴,把撩開的裙擺,拉了下去。



    讓她半露的大腿,變成了小露的樣子。



    “你們幾個,內褲不穿不要緊吧。”



    看著車子,馬上要開到自己家的家門口了。



    感覺自己老婆們,脫掉的內褲和內衣,也就沒時間,穿回去了。



    所以,張云就關心了自己幾個老婆一句。



    “放心吧,老公,姐妹們都是你的女人,知道身體的這些部位,只能你看到,別的男人不能看到著。”



    “不用你說,她們比你還關心著這一點呢。”



    李琴說著話,讓張云放心著。



    張云的老家,前面一段的路,都是小路。



    車子開不進去。



    沒有辦法,駕駛著車輛的美青,把車子停在了一邊。



    一行七個姐妹,就陪在張云的身邊,下了車。



    農村這樣的地方,忽然開來了一輛小車。



    是很受注目的一件事情。



    當張云的這輛小車,在村子里出現的時候。



    很多村里的人,都已經托兒帶口著,站在自家門口看著了。



    見到從車子里,走出來的,幾個摸樣漂亮的年輕姑娘,那村里的小后生,一個個,爆圓了眼珠子,暗暗瞪著。



    快活世界的婚姻方式和張云熟悉的那個世界,婚姻方式不同。



    張云原來的世界,是一夫一妻制為主。



    而此時這個世界,是以貧賤為分別。



    有錢有勢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可以情婦很多。



    無錢無勢的男人,可能孤獨一生,也可能和好幾個男人,公用一個老婆。



    特別是在農村,一輩子打光棍的沒用男人,占了三成左右,另外三成男人,都是和別的男人共妻著,只有少數一些男人,可以娶一個老婆,或者一妻一妾著。



    農村男人,娶老婆少不說,娶得老婆,都是丑不拉幾著。



    是一些實在沒男人要的女人,才會嫁到農村來。



    如今,張云家所在的村子里,忽然出現了這么七個,漂亮的女人。



    那風景,一下子,不知道讓多少村里的男人,傻了眼著。



    張云的父母,昨天晚上的時候,就接到了張云說要回家的電話。



    剛才張云從常州市回來的時候,又打了一個。



    所以他的父母,就一直在自家門口等著。



    遠遠著,看著幾個陌生人,朝著自己家家門口走著。



    張云的父母,就顯得暗暗疑惑著。



    特別是看到了其中,好幾個漂亮姑娘的存在。



    就顯得更加不明白了。



    “這是哪家的媳婦啊?咋這么漂亮。”



    張云的父親,看了看這幾個女人的姿色,就知道,這幾個女人,不是村里那個小后生,能娶到的老婆。



    “只有在縣里或者在市里,做大老板的男人,才可能娶到著。”



    張云的老爸,還在疑惑的時候。



    張云的老媽,卻在人群中,看見了自己的兒子,還有就是跟自己兒子,到過家里一次的兒子的女朋友——李琴。



    “小云!小云!”



    張云的母親,嘴里喊著話,朝著張云跑了過來。



    快一年多沒見自己的兒子了,張云的母親,對自己的兒子,那是異常想念著。



    “媽……”



    穿越了另外的世界。



    雖然說,日子過得有滋有味著,可是畢竟再也見不到原來世界的父母了。



    所以張云很自然著,把這一份對于父母的思念之情,用在了眼前的兩個老人身上。



    “孝敬不了原來的父母,就孝敬著他們吧。”



    張云心里想著。



    “媽!”



    張云也是激動著,把自己的母親抱住了。



    抱了一分鐘不到的時間,張云的母親,才哭哭啼啼著,從張云的懷里,掙扎了出來。



    “李琴也來了啊?”



    張云的母親,對李琴說了一句。



    “哎,媽。”



    李琴回答著。



    這一聲,讓張云的母親,楞了一下。



    “這孩子,上次來的時候,還叫我伯母著,這次咋這么乖了,直接叫媽了。”



    “媽!我和小云的事情,我爸我媽,已經同意了。”



    李琴對張云的母親,暗暗說著。



    “你爸你媽同意了?”



    張云的母親,沒想到著。



    上一次李琴來張云老家的時候。



    她的父母,還嫌張云只是一個三流醫學院的學生,將來沒什么出息。



    慫恿著自己的女兒,給大老板或者有權勢的男人,去當情婦著。



    可是不知怎么的,這樣的事情,就變了卦。



    “恩!小云現在是云都市第三人民醫院的醫生了,而且是vip病區的,我爸和我媽,雖然不是太懂這些,但是這樣的事情,他們對兩個懂事的侄子一說,他們就明白了,小云現在的身份不同了,所以對我說,一定要服侍好小云。”



    “我們之間的事情,就更不用說了,滿口同意著。”



    “噢,這樣啊,這樣就好。”



    張云的母親聽著李琴的話,嘴里開心著。



    此時,張云的父親,也走了過來。



    聽著自己老婆和李琴的對話。



    “大醫院的醫生,還是vip病區的?”



    張云的父親,心里暗暗嘀咕著。



    雖然他不是很清楚這個身份,真正的含義,但是他多少也感覺到了,此時自己的兒子,已經是社會上有身份的男人了。



    張云的父親,為著自己兒子,能力的提升,而感覺高興著。



    同時也認出了張云身后的兩個女孩。



    “雪紅,雪青!”



    “你們兩個,不是被你們父母要求,當不了有實力男人的情婦,就不讓你們回來了嘛?”



    張云的父親,顯得不懂著。



    “張伯。”



    雪紅和雪青,對著張云的父親,暗暗了一聲。



    “我們姐妹倆,現在是小云的情婦了。”



    “啥……”



    聽著這樣的話,張云的父親和母親,都是暗暗一愣著。



    “小子,你搞什么鬼啊?你可不能害了你雪青姐和雪紅姐啊!她們小時候,對你都好。”



    “以她們兩個條件,至少要給億萬富翁的大老板當情婦,才算是不錯的。”



    張云的父親,說著話,就像拿東西,打自己的兒子了。



    雪青和雪紅,是鄰居家的女兒,自己兒子耽誤了人家女兒的前程,張云的父親,能不生氣嘛。



    “張伯……”



    雪紅和雪青,忙是攔在了張云父親的面前。



    “張伯!小云現在的身份,比什么億萬富翁,可是來得厲害多了。”



    “他現在最低的年薪,都要五六百萬著,再過幾年,等他醫術,再精湛一些,一年三四千萬的收入,一定是有的。”



    “這樣的身份,我們姐妹倆,給他做情婦,那是我們姐妹倆高攀了,我們父母,要是知道這樣的事情,還要感激你們一家人呢。雪紅對張云的父親,解釋著。”是呀,是呀,我爸我媽知道了,肯定會給你們家,送謝禮的,讓小云以后,好好照顧著我們姐妹倆。“雪青也是在一邊說道著。



    “是這樣嘛?”



    張云的父親,還是顯得有些難以相信著。



    不相信自己這個三流醫學院出來的兒子,能有此時這么大的成就。



    “我不是聽他老師說過嘛?說他大學畢業了,也就是在縣級醫院,當個小醫生的料,能娶上一兩個老婆,已經是很不錯的成就了,可是現在……”



    “是真的,張伯!是我們姐妹倆不配。”



    雪紅極力解釋著。



    “是嘛,是嘛。”



    張云的父親,此時多少有些信了。



    “你這小子,呵呵,呵呵,有你的。”



    信了之后,張云的父親,笑得很開心著。



    哪個做父親的人,不想自己的兒子,能飛黃騰達著。



    如今看到自己兒子,這樣的成就,張云的父親,心里開心不已著。



    臉上的榮光,一時間,也煥發了不少著。



    “喔,是這樣啊。”



    張云的母親,似懂非懂著,嘀咕了一句。



    不過她現在明白了,自己的兒子,現在已經是個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了。



    而眼前另外幾個,自己不認識的女人,說不定就是自己在電視里,常常看到的,那種大戶人家老爺的小妾或者情婦了。



    都是自己兒子的女人。



    “李琴啊!這幾個是?”



    張云的母親,抓著李琴的小手,向她問著,周圍幾個不認識的女人。



    “這個是單小蜜,是您兒子的二老婆,這個是美青,這個是美云,這個是徐一一,是您兒子的三位小老婆。”



    李琴介紹過后。



    這四個張云的女人,嘴里忙是親切了一句——媽!爸!



    “哎,哎,哎……”



    張云的母親,急著回應著,這個媳婦,看看,感覺好著,那個媳婦,看看感覺也好著。



    張云的父親,反應稍微有些慢著,不過醒悟過后,也是開心點頭著——哎,哎,哎。



    一時間老臉,不知道,有多么的光彩了。



    “這個小子,不回來還好,一回來給老子,帶回了這么多兒媳婦,呵呵,呵呵……”



    張云的父親,心里像是灌了蜜一般,開心的不行著。



    開心過后,張云的母親,嘴里暗暗怪著——咱雪紅和雪青,就不是我兒媳婦,不能叫我媽了。



    聽著婆婆的話,李琴臉上暗暗一驚。



    “媽!她們兩個,是您兒子的情婦,不是大老婆和小老婆的身份。”



    “啥!情婦!”



    張云的母親,不滿了一聲。



    “小云,你給她們兩個,弄成你大老婆,得讓她們,也堂堂正正叫我媽著。”



    雪紅和雪青,張云的母親,從小就喜歡。



    以前,還想著,這兩個姑娘,給自己的兒子,當媳婦就好了。



    可是到了后來,兒子去了三流的醫學院學習,而她們兩個,則是在高等護士學校的高級情婦班讀書。



    身份差別下,這個念想,也就從張云的母親心中去除了。



    如今,一下子,自己兒子的身份地位又起來了。



    可以和這兩個丫頭,配成夫妻了。



    張云的母親心里就想著,無論如何,都要讓她們姐妹倆,堂堂正正的做張家的媳婦著。



    張云母親的要求,一下子就為難住了眾人。



    張云和他的老婆們,都知道,情婦班出來的女人,這輩子只有做情婦的份,沒有做男人身邊,大小老婆的份。



    真要是破了這規矩,不僅張云要被人們笑著,就是張云的老婆們,也要被世人所恥笑。



    聽著張云母親這樣的要求,連雪紅和雪青,臉上都是焦急著。



    “張嬸!我們姐妹倆,做小云的情婦,蠻好的,也是可以一直照顧在他身邊的,而且還可以給他生孩子著。”



    雪紅主動勸著張云的母親。



    讓她打消著這個念頭。



    “可以生孩子啊?”



    這一點,對于張云的母親來說,顯得很重要。



    張家就張云一個種,張云的父母,早就盼著張云早點結婚,給張家延續香火了。



    如今看著眼前,這么多姑娘的肚子,都可以被自己的兒子,來裝自己張家的子孫。



    想著這樣的事情,張云的母親,別提有多高興了。



    當然,張云的母親,也不是老糊涂。



    她自然也看到了,張云和自己幾個兒媳,臉上的為難之處。



    “大老婆不行啊?”



    張云的母親,看在雪青和雪紅,能給自己兒子,生孩子的份上,她打算在這件事情上,退一步。



    “大老婆不行,那至少要當我兒子的小老婆,得叫我媽。”



    張云的母親,算是認定了雪青和雪紅了。



    當不了她的大兒媳婦,也得當小兒媳婦。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