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6章 約三個

第26章 約三個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也看見了,在門診室里面,陪著老大接待門診的魚龍兵。



    看著他,張云對他暗暗一笑著,算是打過了招呼。



    魚龍兵的話,手中的筆,微微一揚,也算是和張云回應了一下。



    “喲!我們家張老四,帶粉護回來了。”



    做完了手術前一些必要準備的六太太羅雪,帶著自己的兩個貼身粉護,手件夾,站在了張云的面前。



    暗暗看了看張云身后的跟著的三個貼身粉護。



    嘴里說道——長得都挺不錯的嘛?



    然后的話,和張云身后的三個貼身粉護,點了點頭,算是認識了一下。



    “我六師母。”



    張云對著身后,自己的三個貼身粉護,暗暗介紹著。



    “六師母好……”



    聽著張云的介紹,徐一一她們三個,異口同聲的稱呼著羅雪。



    聽著這樣的稱呼,羅雪嘴里微微一笑——呵呵,倒是蠻懂規矩的。



    說完話,羅雪對著張云說道。



    “上午給后勤處打了個電話,他們已經派人,在整理你的辦公室了,你去看看,還有什么不到位的嘛?要是有的話,你直接跟他們提。”



    “不要跟他們客氣,我們是胸腦二科的,他們是不敢得罪的。”



    羅雪說著話,對著張云身后的三位粉護,暗暗了一句。



    “禮拜天的時候,要是有空,你帶著她們三個,還有你在學校里的兩個女朋友,一塊到我們家里來吧,小聚一下,嘗嘗你幾位師母的手藝。”



    “哎,知道了。”



    張云暗暗說著,看著自己的六師母,扭動著豐腴的腰肢,漸行漸遠著。



    看著自己六師母如此的身姿,張云心里真的難以想象著。



    自己的老大曹云德,在家里,是怎么熬過來的。



    七八個大太太,十幾個美艷小妾。



    總是在自己面前,這樣轉來轉去著。



    “這要是換了我,肯定幾天之內,精盡而亡了。”



    張云心里傻傻想著。



    轉身帶著身后三個自己的粉護,朝著自己辦公室的方向走著。



    跟羅雪交代的情況一樣。



    醫院后勤處叫來的幾個施工人員,在后勤處一個科員的監督下,正在整理著,張云的辦公室。



    張云的辦公室,倒也不用太過整修著。



    因為粗步的裝修,已經在早幾年的時候,就完成了。



    只是以前沒有人在里面辦公,房間精度裝修的話,就沒有。



    如今張云要在這里辦公了。



    所以大體上,添置一些辦公桌椅,幾臺電腦。



    地板和墻面,再稍微精裝修一下,也就行了。



    監督幾個施工人員的后勤處的一個科員。



    見到了門口的張云,還有張云身后的三個粉護。



    忙是笑著,走了過來。



    “張醫生是吧。”



    這個科員是個蠻年輕的男人。



    年齡的話,大概二十三四歲的樣子。



    聽著對方的話,張云暗暗點了點頭。



    嘴里暗暗說道——我辦公室,布置的怎么樣了?



    張云在自己兩位師母的影響下,身上漸漸也養成了一種,胸外外科二區的人,都是一副牛哄哄的樣子。



    所以對著眼前的這個年輕科員說話的時候,也就有了一種領導的架勢。



    “都差不多了,因為說是張醫生今天就要入住辦公,所以墻體上的粉刷,就免了。”



    年輕的科員,嘴里暗暗說著。



    目光略顯羨慕著,看了看張云身后的三個美女粉護。



    心里更是暗暗想著——我都大學畢業兩年了,還一個女朋友都沒有著。



    “可是他,也只是大學剛剛畢業,身邊未婚的小妾,就擺了三個,而且還這么美艷著,我靠。”



    都是血氣方剛的年輕人,看到如張云身后的三個美艷粉護,誰不動心啊。



    “恩哼……”



    看著那年輕科員,偷看著自己的粉護。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臉上顯得不爽著。



    看著張云臉上的表情,那年輕科員忙是低下了頭,臉上顯得不好意思著。



    “看什么看呢?你以后還想在vip病區后勤處辦公嘛?”



    張云嘴里開罵著。



    就學著自己四師母的樣子一般,罵著這些病區行政處的人。



    幾個在張云辦公室門前,經過的藍護。



    聽著這樣的罵聲,微微看了張云一眼。



    嘴里就暗暗說道著——這張醫生,倒學得快,知道老大和幾位太太,都是霸道的人,也就跟著有樣學樣了。



    “那是!行政處的人,在老大和幾位太太的眼里,連條狗都不如。”



    “上一次我聽在行政處的一個姐妹說,行政處的一個科長,被我們老大,指著鼻子罵,罵得都躲在自己辦公室里面,哭了小半天著。”



    說著話,幾個藍護,暗暗對著張云身后的三個粉護,點頭示意了一下。



    算是認識過了。



    眼神中,也都是蠻尊敬的感覺。



    畢竟粉護是科室醫生身邊的人,而科室中,權利最大的就是這些醫生了。



    如此情況下,科室里的藍護們,自然會巴結著這些粉護。



    “對不起,對不起。”



    那年輕的科員,此時在張云的面前,大氣不敢喘一口著。



    腦袋不停朝著張云鞠著躬。



    一邊的美云,看著這個情況,伸手暗暗拉了拉張云的衣袖,示意著張云適可而止著。



    在美云的提醒下,張云臉上的表情,稍微和緩了一點。



    嘴里對著那年輕科員,暗暗盯了一眼后,帶著自己身后三個貼身粉護,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面。



    張云的辦公室里面,正中的位置,有一個面積不錯的大辦公桌。



    上面空置的文件夾還有一臺寬頻電腦,都擺在了上面。



    地板在辦公室三個施工人員的操作下,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周圍的墻壁了。



    此時那三個施工人員,就在打磨著辦公室里面的墻壁。



    三個施工人員,用得打磨工具,都是很精細的,也是發出聲響很小的那種。



    為得就是防止,施工時發出的噪聲,影響到了科室周圍的人。



    三個施工人員,也是在vip病區經常施工的老人了。



    知道規矩,在病區里,不敢亂看著。



    張云站在辦公室的中間,左右看了看。



    感覺自己的辦公室,面積還是挺大的。



    里面的裝修感覺,也不錯。



    只是似乎少了一些什么著。



    張云心里想著這些,就轉頭看著自己身后的三位貼身粉護。



    “以后這里也就是你們三個的辦公室里,你們感覺一下,還缺什么嘛。”



    張云說著話,示意著一邊跟著的年輕科員,用筆小心記著。



    “這……”



    美云和美青,聽著張云的話,都微微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著。



    美云的話,秉持著一貫的矜持性格,并不敢首先發言著。



    美青顯得不管,聽了張云的問話后,直接說著。



    “那里的話,最好再擺個柜子,可以放一些私人物品著。”



    美青指了指房間的一個角落,嘴里暗暗說著。



    一邊的年輕科員,則是小心記錄著。



    嘴里也是——噢,噢,噢……



    “一一呢?有什么要求?”



    張云問著徐一一。



    徐一一一路跟張云,來到眼前的辦公室里面。



    整個人,一路上,都是暈暈乎乎著。



    自己從藍護提升為粉護的這件事情,此時,都還沒在她的心中,緩過神來著。



    徐一一是小鎮出生的女孩,心中的理想,也不是很大著。



    想著衛校畢業后,在縣醫院或者地區級的醫院,做一個小護士,有機會的話,給一個有成就的男醫生,當個小妾,在縣城或者地區級城市,和這個男醫生安個家,她就心滿意足了。



    可是命運的多變,讓她在云都市這個華夏國最大的都市中,落下了根。



    而且此時,成了這個醫院,一個男醫生身邊的未婚小妾。



    如此的話,她幾乎有九成以上的機會,會在云都市這樣的大城市中,落下了根。



    成為了徹徹底底云都市的一個小貴婦了。



    想著這樣的身份,徐一一整個心神,都有些恍惚著。



    “在我們小鎮上,有哪個姑娘,能有我這樣的美好境遇啊。”



    徐一一心里暗暗想著,在張云的一再提醒下。



    才緩過了神,暗暗著看了看眼前的辦公室,嘴里對著自己的未婚老爺張云,暗暗了一聲——這么大的一間辦公室,最好擺上幾個加濕器吧。



    徐一一的話一說,旁邊的年輕科員,馬上記錄了起來。



    徐一一的話,也是得到了美青和美云的贊同,她們兩個,也在一邊暗暗點頭著。



    看著身邊兩個姐妹的話,都說完了。



    此時美云才把心里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能不能在辦公室門口的位置,擺個鞋柜啊?”



    美云暗暗問著那身邊的年輕科員。



    “這……”



    在辦公室里面,擺鞋柜的事情,一般是不能報賬的。



    所以一般遇到這樣的要求,后勤處的人,都是直接拒絕著。



    可是拒絕的話,才到嘴邊,這個年輕科員看到從張云眼神中,散發出來的凌厲目光。



    感受著這樣的目光,到了年輕科員嘴邊的話,他不得不收了回去。



    “就是自己掏錢,也要買啊,不然的話,搞不好被這家伙,整死了。”



    年輕科員心里暗暗想著。



    “胸腦外科的人,不管是一區還是二區,都是最難伺候的,上面醫院的領導,一般遇到了和這兩個科室有矛盾的事情,先不論是什么事情,立場一定會站在這兩個科室這一邊說話著。”



    “要是遇到我們不占理的事情,搞不好被醫院領導攆到附屬的縣級醫院,都是有可能的。”



    想著這樣的情況,年輕科員無奈著低下了頭。



    嘴里暗暗了一聲——鞋柜一個,知道了。



    聽著年輕科員的回答,張云滿意了一下。



    他那三個貼身粉護,也是如此,心里顯得高興著。



    知道辦公室里面有了鞋柜后,以后三人,可以帶自己喜歡的鞋子,放在上面,經常換來穿著。



    看了一下,自己辦公室里面的情況后,張云就帶著自己的三個貼身粉護,來到了魚龍兵的辦公室里面坐著。



    “你們三個,先在這里待一陣,等我們的辦公室弄好了,你們再過去,收拾一下。”



    張云吩咐著自己三個貼身粉護。



    他那三個貼身粉護,聽著他的話,都是乖乖點頭,嘴里各自——恩……了一聲。



    一副以張云唯命是從的樣子。



    “我去找一下師母,看科室里的工作,有哪些,是我可以幫助的。”



    張云覺得,自己的科室,給自己這么多的權利和好處了,自己的話,也該力所能及著,幫助自己的科室,做一些事情。



    “知道了,你去吧。”



    聽著張云的話,美云嘴里暗暗說著。



    美青和徐一一的話,則是對張云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著。



    看著眼前坐在沙發上的,三個自己的貼身粉護。



    張云的心情,可真是激動無比著。



    容貌漂亮,身材又棒,而且還完全聽我的話。



    讓她們待在這里,她們就乖乖待在這里著。



    想著這樣的事情。



    張云真不想,現在離開她們的身邊,一分一刻著。



    就想一直和她們在一起著。



    把自己和她們的感情,升溫著,然后牽牽小手,晚上約約會著。



    “雖然名義上,三女都是我的未婚小妾了,但是畢竟我和她們之間,沒什么感情的實質內容存在,所以的話,晚上的時候,除了帶她們三個,見一見我的兩個老婆李琴和單小蜜,讓她們三個,認認姐姐,還一定要約上其中一個,或者兩個,出去吃頓飯,逛個馬路什么的,先擁抱一下,**上,多少有些關系存在著。”



    “也算是正式在**上確定了我和她們三個的關系。”



    名義上確定了,張云還想在**上確定著。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這些。



    一時間,不知道,晚上到底該約她們其中的哪一個,或者哪兩個,又或者是三個一塊約了。



    想著這些,張云的心里,微微有些亂著。



    “到底該怎么對她們三個下手呢?”



    張云心里,幸福的苦惱著。



    |  |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