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5章 嬌美如花

第25章 嬌美如花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張云一時間,激動著,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姐妹兩人,暗暗看著張云此時傻傻的樣子。



    心里也是甜蜜著。



    張云此時的反應說明,這個張云是真心喜歡她們姐妹倆的。



    張云微微顫抖著雙手,把姐妹倆的小手,都給抓住了。



    嘴里對眼前的姐妹兩個暗暗說道——不用選了,你們兩個我都要。



    “都要。”



    聽著張云的話,年紀大一點的少婦姐姐。



    暗暗白了張云一眼。



    “別胡鬧,快選吧,否則要被四太太和楊科長笑話了。”



    張云對于姐妹兩人的喜歡,姐妹兩人,都是看在眼里著。



    心里感動下,對于張云這個男人,姐妹倆的心中,也是很滿意著。



    “傻丫頭!我跟楊科長求了情,破例讓這傻小子,把你們兩個都給選成了粉護。”



    四太太暗暗說著,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嘴里對身邊的楊科長說道——老楊,你去把徐一一叫過來吧,另外的五個,你讓她們散了吧。



    “哎……”



    楊科長說著話,就走出了眼前的會議室。



    而四太太的話,則是走到了少婦姐妹倆的面前。



    “這傻小子是真心喜歡你們兩個的,所以的話,我也就成全了他,至于他能不能和你們姐妹兩個,真正在一起,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四太太說著話,看了一眼身邊的張云。



    張云雖然感覺這個四太太,性子蠻高傲,也蠻霸道著。



    但是的話,在對待自己的事情上,她確實是很照顧著。



    感受著這些,張云心里由衷的感激著,所以就對四太太鞠了一躬。



    嘴里暗暗一聲——謝謝師母了。



    張云在向四太太鞠躬的時候,一邊的少婦姐妹倆,暗暗一愣后,也一同向四太太鞠著躬。



    “也別謝我,你要是辜負了人家姑娘,小心我找你算賬。”



    四太太嘴里笑著。



    轉頭看了一眼,看著會議室的門打開了一下,徐一一嬌小的身影,害羞著,朝著張云的身邊走了過來。



    六個候選粉護,張云獨獨選了徐一一一個。



    如此情況下,徐一一面對著張云的時候,心里很感激著。



    徐一一先是對四太太點了點頭,嘴里脆脆了一聲——四太太。



    又是對站在張云身邊的少婦姐妹兩個,點了點頭,嘴里暗暗一聲——云姐,青姐。



    徐一一在進入會議室前,楊科長已經對她說了。



    她認識的兩個少婦藍護,被張云選中,成了他貼身粉護的事情。



    徐一一還想著是誰呢?一看是她們兩個。



    明白了這樣的情況后,她臉上本來的擔心,就少了許多。



    畢竟徐一一是蠻了解眼前這對少婦姐妹著。



    知道自己和她們相處的話,一定會挺和睦著。



    四太太看著眼前的三個藍護,是認識的。



    看著這樣的情況,四太太忙是點頭微笑著。



    “認識就好,以后就能更好的相處了。”



    四太太說著話,伸手一一把眼前的三個女孩的小手抓了過來。



    放到了一起。



    另外的話,也把張云的大手抓了過來。



    放到了三個女孩的小手上。



    “按以前的老黃歷來說,跟了男性醫生的貼身粉護,就算是這個男醫生的未婚小妾了,彼此的關系也就算定了,過年的話,還要去見彼此的父母呢。但是的話,如今時代變了,有些規矩,多少也變了。有些男醫生的貼身粉護,到時候也未必,就一定能成為這個男醫生的未婚小妾著,但是四太太我,看好你們四個,知道你們四個,都是本本分分的人,是會最終走到一起著。”



    聽著四太太的話,張云不好意思著低下了頭,徐一一也是,那少婦姐妹花的話,更是如此了。



    經歷了人生的變故。



    從原來的粉護,變成了藍護。



    因為遇到了一個喜歡自己的男孩,因為他,再次從藍護變成了粉護。



    想著這些,此時此刻的少婦姐妹倆,心里感激著,也是感動著。



    “我別的話,也不多說著。”



    “幾個人在一起生活,大家需要的還是體諒,彼此體諒了,這輩子姐妹幾個,也就能和和美美著生活在一起了。”



    四太太的話,都是她的人生感悟。



    張云和徐一一她們,都是很認真的聽著。



    “好了,接下來你們自己個再好好認識一下吧。”



    四太太笑了笑,就只身朝著會議室門外,走了出去。



    留下張云,單獨著面對著眼前三女。



    如此情況下,張云呼吸了好幾口,平靜著自己緊張的心情。



    心情稍微舒展了一些后,就暗暗問著其中的少婦姐妹。



    “兩位姐姐,到現在,你們的名字,我還不知道呢?”



    聽著張云的話,少婦姐妹臉上暗暗一笑。



    姐妹兩個從口袋里,掏出了各自的工作卡,放到了張云的手中,讓張云自己看著。



    “美云!”



    張云念著名字,看了一眼那少婦姐姐。



    “美青!”



    念著這個名字的時候,張云看了一眼那少婦妹妹。



    “都好漂亮啊。”



    張云傻傻了一聲。



    說得姐妹兩個,臉上很害羞著。



    一邊的徐一一的話,聽著張云這樣的話,也是暗暗低頭害羞著。



    對于張云只是和美云美青姐妹倆說話,而不跟自己說話的事情,她并沒有過多的放在心上。



    不過徐一一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在張云跟兩位少婦姐姐,說笑的時候,大手已經輕輕抓住了她的小手,握在了他的掌心中。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徐一一心里美滋滋的,心里也知道。



    這個男人的心里,并不是只有美云和美青兩個姐姐,在他的心里,還有她徐一一相應的位置。



    張云在會議室里面,傻傻著跟三位自己的貼身粉護聊了幾句。



    然后忽然冒出了一句——接下來,我們該干什么啊?



    張云傻傻的問話,讓美云和美青她們嘴里笑著。



    “接下來的話,是你帶著我們三個,到人事科,辦入職粉護的手續,把我們三人的人事關系,調整到你的手下,還有的話,一些證件,也要在人事科變動一下,另外粉護的一些護士服,也要領一下。”



    美云暗暗說著。



    畢竟以前她和美青,就是醫院里的兩個粉護,這種手續上的事情,她們懂。



    在美云的提醒下,張云就帶著三女,在旁邊的人事科幾個女科員的幫助下,完成了三女入職醫院粉護,需要的一些手續。



    一些該變動的證件,也變動好了。



    粉護的服裝,也一共申領了九套。



    在更衣室外,張云等著自己的三個貼身粉護,等了一會兒,她們三個都出來了。



    看著她們胸口掛著嶄新的工作牌。



    身上穿著明亮的粉色護士裝,以一種嶄新的姿態,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張云一一看著自己的這三個貼身粉護。



    兩個少婦粉護,是張云的最愛。



    豐腴的身體,包裹在緊身的粉色護士裝下,看得張云身下的東西,很不老實著。



    總是在他褲子里,耍著淫棍。



    徐一一嬌小的身影,在小兩號的粉色護士裝包裹下。



    也是顯得風味獨特著。



    看著這樣一個身材嬌小的徐一一。



    張云看著的時候,就想好好抱抱她著。



    “都……都好漂亮。”



    張云對著三女暗暗說著。



    聽著張云的贊美聲,三女各是害羞著低下了頭。



    徐一一顯得是最害羞著。



    美云和美青的話,微微害羞了一下,就走到了張云的身后,一副標準張云貼身粉護的架勢。



    跟在張云的身后。



    身形坦然的,往前走著。



    醫院里認識美云和美青兩人的護士們,看著她們此時,成了醫院里的粉護。



    看著這樣的情況,一個個顯得驚訝著。



    “歲數這么大了,她們兩個還有機會成為粉護啊?”



    “是呀,是呀!都可以做張云醫生的小姑姑了。”



    很多病區里的藍護們,一個個顯得嫉妒著。



    想著兩個如此大歲數的藍護,竟然還有機會成為年輕醫生身邊的貼身粉護著。



    心里對于自己還是藍護的命運,顯得委屈著。



    “肯定是這兩個狐貍精,對這個張云醫生勾引了,不然這么可能這樣。”



    幾個嫉妒心強的藍護,嘴里暗暗說著。



    美青和美云的為人,到底如何。



    醫院里的藍護們,心里都是明白的。



    所以這樣的話,也就是說說,她們自己也不相信,美云和美青,會是那樣的女人。



    張云帶著自己三個貼身粉護,回到了vip病區的八樓。



    此時的時間,到了病區接待門診的時候。



    來胸腦外科二區看門診的vip病人,顯得不多。



    也就三個。



    不過這三個的派頭,都是十足著。



    身邊不是助理多,就是助手多著,要嘛就是秘書多著。



    能進入vip病區看門診的病人,每年需要交得年費,都是幾十萬著。



    能交得起這樣一筆資金的病人,身家自然都在千萬以上著。



    此時的八樓科室里面。



    曹云德帶著魚龍兵,正在做著門診工作。



    一個多小時的細致教導下,讓魚龍兵的臉上,顯出不耐煩的表情來了。



    但是看著老大,還在細心工作著,他這個做徒弟的,只能是繼續忍著了。



    透著科室的門窗,魚龍兵看著張云身后跟著的三個粉衣美護。



    那裊裊的身姿,那動人的體魄。



    看著這些,魚龍兵嘴里的口水,不僅就流了出來,心里更是暗暗一句——這丫!也太會挑了。



    “一下竟然挑了三個,而且三個個個嬌美如花著,運氣也太好了。”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