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22章 候選粉護

第22章 候選粉護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四太太的步伐,顯得輕盈著。



    一看就是一個經常運動的女人。



    一路在醫院病區走著,路過的女護士和女醫生,都是對著四太太點頭笑著。



    遇到相熟的,還會彼此聊上一會兒。



    很快,四太太就帶著張云來到了,vip病區辦公大樓的人事科。



    走進了人事科科長的辦公室后,四太太直接坐在了對面的沙發上。



    雙腿一撩,翹了起來。



    黑白斑點的高跟鞋,就在她的身下,晃蕩著。



    人事科科長,是一個中年禿頂的男人。



    見到了四太太,臉上呵呵笑著,忙是從自己的辦公椅上,站了起來。



    “四太太,您來了。”



    “老楊!我們科室要的粉護,你準備好了沒有?”



    四太太暗暗說著,從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煙。



    對著眼前的人事科長,問了一聲。



    “這兒,能抽嘛?”



    “能抽,能抽,這是醫院辦公區域,不是病房。”



    人事科長,忙是點頭著。



    “曹主任昨天電話,打過來的時候,我就叫我的手下,準備了,因為是曹主任科室的實習醫生要粉護,所以的話,我這里就比往常多準備了兩個。”



    “一共六個,讓這位新來的實習醫生,好好挑挑。”



    人事科長說著話,對著四太太身后的張云,點了點頭。



    打著招呼。



    張云也忙是對著這位楊姓的人事科長點頭示意著。



    四太太點燃了一根煙,嘴里抽著。



    伸手向人事科長,示意了一下。



    “六個候選粉護的資料呢?”



    “噢,噢……”



    人事科長點著頭,從自己的辦公桌上,翻出了那六個候選粉護的資料。



    交到了四太太的手中。



    四太太一手抽著香煙,一邊翻開了手中的資料看著。



    嘴里暗暗對張云說道——張老四!你過來一塊看看。



    “哎!”



    張云點著頭,走到了四太太的身邊。



    往四太太手中的資料上看著。



    首先印入眼簾的,是一張候選粉護的照片。



    都是工作照,所以就照了肩部以上的部分。



    但是微微一看后,都是美不勝收的那種美女類型。



    或清純,或可愛的,什么類型都有。



    工作照后面,就是這些候選粉護的一些資料。



    出生年月,籍貫,體重,三圍,身高,等等。



    還有在那里讀過護士學校,以及個人的一些喜好。



    “張老四!你是長云省的吧!這個云邊省的,跟你家離得也太遠了。”



    看著第一個候選粉護的資料。



    四太太抽了一口煙,嘴里暗暗說著。



    “你不介意,雙方家庭離得這么遠的女孩嘛?”



    “我……我……”



    聽著四太太的話,張云顯得有些緊張著。



    “緊張啥,有話就說唄,這可關系到你一生。”



    四太太暗暗說著張云。



    “哎,哎……我感覺感情好就可以了,遠不遠,都是無所謂的。”



    聽著張云的話,四太太嘴里撲哧一笑著。



    “果然是年輕人,回答,都是這個德行,其實這樣的事情,最好你父母在比較好,雖然說小妾,只是小老婆,但畢竟也是你家的媳婦,老人家不順眼了,也是很麻煩的事情。”



    四太太暗暗說著,又翻看了資料中的幾頁內容。



    看著這些候選粉護的條件,都不錯,就暗暗點了點頭。



    嘴里對人事科長暗暗說道——老楊啊!事辦得不錯,算你有心了。



    “四太太,那里的話,以后我的工作,還需要你們胸腦外科二區的人,多多支持著,才好啊。”



    聽著四太太的話,這人事科長,明顯著松了一口氣。



    似乎心里的一塊大石頭,放了下去一般。



    四太太點頭同意了,張云的話,又沒什么意見。



    這人事科長看著這樣的情況,就出去找人,把這六個候選的粉護,打算召集到旁邊的人事科小型會議室里面,讓四太太和張云,親自過一次目。



    人事科長一走,張云就暗暗對著四太太問著——四師母!這人事科長,好像很怕我們科室的樣子。



    聽著張云的話,四太太暗暗一笑。



    嘴里說道——那是自然。



    “醫院vip病區,最來錢的就是我男人和越進主持的胸腦一區和二區。”



    “所以的話,我男人在醫院方面,是很有發言權的,他這種專門為我們科室服務的人事科科長,要是一個服務不到位,很容易就會在我男人一句話下,被醫院從vip病區掃地出門,讓他繼續在普通病區的辦公室里面工作。”



    “你知道嘛?普通病區辦公室的科長和醫院vip病區辦公室的科長,收入要相差……”



    四太太朝張云示意了三個手指。



    “相差這么多啊。”



    張云嘴里暗暗了一聲。



    “呵呵,那是自然的,誰叫我們vip病區的收入,是外面普通病區的收入,六倍多呢。”



    四太太嘴里暗暗說著。



    “怎么樣?這六個,有看中哪一個嘛?”



    四太太拿著手中的資料夾,問著張云。



    “呵呵……”



    張云嘴里笑著。



    “都挺年輕,挺漂亮的,放在我們學校里的話,都是標準的校花。”



    聽著張云的回答,四太太嘴里笑著。



    “怎么?還想六個一塊收了啊?”



    四太太開著張云的玩笑。



    “胃口不小啊。”



    “怎么可能呢?我在科室里,現在算老幾,能收一個,就不錯了。”



    聽著張云的回答,四太太暗暗笑著。



    “張老四啊!慢慢來,到了位置,權利和金錢,還有大小老婆,自然都會有的。”



    此時此刻的張云,其實心里是有一件事情,想跟四太太說得。



    但是的話,話到嘴邊,他總是開口不了著。



    心里更是暗暗想著——我才剛剛進入科室工作,就向醫院提出那樣的要求,好像有些過分啊。



    磨蹭了一會兒的時間,張云也沒有把心中的想法告訴四太太。



    而那六個候選的粉衣護士,此時陸續著來到了旁邊的會議室中。



    看著這樣的情況,四太太嘴里暗暗笑著。



    “走,我們去看看。”



    “哎……”



    張云說著話,跟著四太太,進入了旁邊的小型會議室中。



    此時來到小型會議室的候選粉護,已經有三個了。



    三個候選粉護,身上穿得都是藍衣護士的裝扮。



    看著這樣的情況,張云在四太太的耳邊,暗暗問著——師母!不是挑候選粉護嘛,怎么來得都是幾個藍護啊?



    “呵呵……”



    聽著張云的話,四太太嘴里笑著,轉頭白了他一眼。



    “你以為粉護是那么好當的嘛?”



    “女護士從護士學校畢業后,好的自然是被我們大醫院挑選了進來,其中一些在普通病區工作,條件好的,就進入了我們vip病區工作,而里面有實力當粉護的,才會被提拔為vip病區的藍護。”



    “每年像你這樣的實習醫生來的時候,或者是醫院里有醫生提高了職稱,需要在身邊配置的粉護多幾個的時候,這些條件優秀的藍護,也就有了機會,被人事科挑選過來,供你們這些醫生來選擇,選到的幾個,才有機會,正式從藍護晉級為vip病區的粉護。”



    聽著四太太的解釋,張云不停點著頭。



    明白了其中的過程。



    同時對于眼前三個候選粉護,神情緊張的樣子,心里也多少明白了一些。



    “這一次挑選,對于她們幾個,說不定就是一種命運的轉變。”



    “只要被我挑中了,她們的身份,不僅成了整個醫院,護士中,最高等級的存在,而且工資的話,也會漲好幾千吧。”



    張云雖然在云都市醫院,上班一天都不到。



    但是對于醫院護士的工資,還是有所耳聞著。



    像vip病區的粉護,一般的那種,工資每個月,聽說都有一萬五。



    比vip病區的普通藍護,高出了足足五千。



    這樣的收入差距和身份差距下,這些藍護們,自然一個個著,消尖著腦袋,想要往粉護的行列中擠著。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