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野性鄉村 > 第一卷 > 第19章 嬉鬧的早上

第19章 嬉鬧的早上

所屬目錄:第一卷      發布時間 : 2017-2-7
選擇背景色: 黃橙 洋紅 淡粉 水藍 草綠 選擇字體: 黑體 微軟雅黑 楷體 選擇字體大小: 恢復默認

    拉著自己的兩個老婆,就在宿舍里胡鬧了起來。



    都已經確定了關系,李琴和單小蜜,也就沒怎么害羞著。



    和張云在寢室里,鬧開了。



    “干嘛拉,壞死了……呵呵呵……”



    “不要,不要嘛,人家今天都被你弄了好幾回了,你還要弄,人家可受不了了。”



    張云不管著自己兩個老婆,嘴里的說頭。



    說弄也就弄了起來。



    都是年輕人嘛,身體的承受能力,自然是強勁著。



    一天干幾次,這樣的事情,就應該是年輕人來做著。



    一夜風流,在所難免著發生了出來。



    第二天的早上,六點不到,張云就起床了。



    打算著去醫院外面晨練一翻。



    最主要的是,那家傳的刀法,好好練習一下著。



    可是小小的床上,兩個老婆揉著。



    一個還壓在自己的身上。



    如此情況下,張云只是微微一動。



    其中一個老婆,就醒轉了過來。



    “這么早,就醒了啊。”



    壓在張云身上的單著。



    單小蜜只是穿了一條小內褲,上身全裸著。



    光溜溜著身體,壓在張云的身上,讓張云感覺舒服著,單小蜜的話,也是感覺這樣和自己男人,身體接觸的方式,顯得舒服著。



    “恩!晨練一下。”



    張云嘴里說著話,大手就在單小蜜的臀后拍打著。



    單小蜜的翹臀,光溜溜著,玩起來,很有手感著。



    “寶貝,要不,在你身上先晨練一下。



    張云暗暗說著話,就把自己的身體,拱在單小蜜的身上。



    一邊拱著,嘴里一邊說著——你看,我這情況,是不是要先練習一下身下的淫劍啊。



    張云說著話,身下硬硬的東西,就在單小蜜的雙腿間刮著。



    感受著這樣的情況,單小蜜的小手,不停在張云的身上打著。



    “要死拉,說什么呢?人家昨晚都被你弄了那么幾次了,你今天還要,人家能受得了啊。”



    單著話,伸手就抓到了張云身下的東西上。



    “把你淫劍瓣斷了。”



    單著話,小手就對張云那東西,粗暴了起來。



    “噢……”



    張云感受著這樣的情況,身體一動,就把單小蜜的身體,狠狠著壓在了自己的身下,大手在單小蜜的胸前,揉捏著。



    “死丫頭,越來越沒規矩了,看我怎么修理著你。”



    張云和單小蜜這么一鬧,一邊的李琴,卻被鬧醒了。



    看著兩人身體糾纏在一起的樣子。



    李琴看著,嘴里——呵呵……笑著。



    “大清早著,你們興趣可真濃,非還要運動,運動著。”



    李琴說著話,從床上爬了下去,然后的話,找了一身緊身的運動服,穿在了身上。



    李琴在學校里的時候,就有早上運動的習慣。



    住到了醫院宿舍里面后,她不想把自己這個習慣,給丟了。



    “小蜜!你是陪他在床上運動著,還是陪我到外面運動啊。”



    李琴暗暗對單著。



    “呵呵……”



    聽著李琴的話。



    單小蜜就從張云的身下,掙扎了出來。



    “自然是陪姐姐一塊運動了。”



    “陪他這個大**,人家可受不了著。”



    單著話,也開始在房間里,找尋著運動型的服裝,穿戴著。



    看著房間里的情況,張云無奈著,只好起床了。



    張云低頭看著,自己身下的那個橫出來的寶貝。



    嘴里暗暗一聲——可憐你了,兄弟。



    李琴和單小蜜聽著張云的話,都是呵呵笑著。



    “好了,老公,運動了,就不想了。”



    李琴替張云拿著那把刀,拉著張云就沖出了宿舍。



    來到了宿舍下面的公園里面。



    醫院普通病區的后面,有一個小公園。



    花花草草的,顯得幽靜著。



    在這個小公園里面,早上的話,有一些病患,被自己的親人推著輪椅,在里面逛著。



    也有一看就是情侶關系的,男男女女,在醫院里慢跑運動著。



    醫院里的男女關系,一般都是一男配多女著。



    一個醫生帶著家里喜歡運動的三四個老婆或者小妾,在醫院里,有說有笑的跑著。



    這醫生身邊的大小老婆,還真是漂亮的不行。



    看著一對對,在自己身邊慢跑過的美女。



    張云的目光,就遲遲不愿從她們的身上挪開著。



    嘴里還一個勁的說著——真是漂亮,身材真好之類的話。



    “走了。”



    看著自己男人,傻傻的樣子。



    李琴和單小蜜都是笑著。



    “瞧你出息的樣子,以后在醫院里混好了,比這些漂亮的老婆,有你娶得。”



    在兩個老婆的拉扯下,張云在醫院的小公園里面,也是慢跑了一陣,然后到了一處還算開闊的地方,拿著那把樸刀,練習起了家傳的刀法。



    張云家傳的刀法,名字很普通,就叫——張家刀法。



    刀法的名稱普通,就連刀法的招式也顯得普通著。



    張家刀法一共有九式。



    張云的話,現在只練成了其中一式。



    這一式叫綿里刀。



    所謂綿里刀,練得就是一種心態。



    一種緩慢的心態。



    這綿里刀的刀路,顯得很普通,比最普通的刀法,都普通著。



    就是掌刀在手,在自己的面前,輕輕一橫。



    筆直的橫過去。



    就算是完成了一招刀法。



    這橫過去的距離,就是半米不到的距離。



    可是需要的時間,卻是足足五分鐘的時間。



    要求的話,在這五分鐘的時間里,自己手中的刀,不能偏移一分一毫著。



    這一個招式,張云小時候練成的話,足足一共花了三個年頭的時間。



    小時候,張云顯得不懂事。



    長輩叫自己練習,自己也就練習了。



    后來懂事了,感覺這刀法就是一個十足的坑人刀法。



    加上教自己這個刀法的爺爺,在隨后的幾年,病重去世了。



    沒人監督下,張云也就放棄了對這個綿里刀的繼續練習。



    如今發現這個刀法與手術刀法,有著異曲同工的妙處。



    張云自然想把這個刀法,再好好溫習幾遍著。



    心無雜念下,張云手中樸刀,慢慢橫出。



    一個呼吸,橫出一厘。



    雙腿站穩馬步,就這樣慢慢練習了下去。



    這個綿里刀,張云小時候畢竟好好練習過幾年,如今重新練習,雖然一開始顯得艱難,但是幾分鐘后,也就進入到了寧心靜氣的感覺之中。



    狀態也就來了。



    綿里刀一招練習完畢。



    張云身上,汗水已經完全濕透了衣服。



    整個人,都感覺虛脫了一般。



    “我靠!要不是對手術有用,這苦逼的刀法,誰愿意練啊。”



    張云心里暗暗想著。



    就繼續開始練習了兩遍,這個綿里刀。



    把綿里刀的熟練程度,練習到了兒時掌握的程度,一半以上的水平。



    三遍綿里刀練好之后。



    張云就打算先試煉一下,張家刀法的第二招——抽風刀。



    所謂抽風刀,指的是一種意境。



    就是說,刀法的練習者,在面前的空間中,對周圍兩邊的空氣,各砍一刀,兩刀之下,讓中間被刀斬斷的空間,形成一種向上的空氣托力。



    然后把刀放在這個空間中,刀會在這個托力的影響下,不垂落著。



    這樣的一種意境,出刀一定要快速,不然是無法達到著。



    配合著這樣的刀法,也是有一套心法口訣的。



    嘴里的呼吸吐納,也是有講究著。



    這些,張云從小就在自己爺爺的灌輸下,記在了心中。



    |  |

隨機推薦
浙江快乐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